当前位置:首页 >> 赋帝文苑 >> 赋作专栏 >> ◆转经轮赋(并序) / 赋帝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10480
   ○- 本周访问:63371
   ○- 本月访问:185875
   ○- 访问总数:54803005
  双击自动滚屏  
◆转经轮赋(并序) / 赋帝

发表日期:2011年10月2日  出处:中华辞赋报 睚眦 审编  作者:赋帝  本页面已被访问 4318 次

——兼解读毛依其人及其诗集《花溪流芳》

   『序』:夫赋者,古诗之流也。诗者,心之声也。去岁,余初阅“雅海”版毛依《转经轮》诗及杨枫仿赋体点品,奇之,然余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未引以为意。今惠蒙毛依厚爱,特赠余诗集《花溪流芳》并题词曰:“花溪流诗魂,经轮传心语”,方知《转经论》为毛公传心之声,传情之语,传意之作。精读之,深受感动,唏嘘不已,大为惊诧,叹为观止。欣闻斯诗业已为国内数十家报刊竞相转载,众名家尽皆穷誉词以赞之,喝彩之声不绝于耳;各大网站频繁收录,置顶不沉,点击率与日俱增,人气指数直线提升;且已或拟被改编为连环画、戏剧、影视剧本云,大骇!泱泱大国,悠悠中华,文脉久传,源远流长,然长篇爱情叙事诗却凤毛麟角,寡焉,唯《梁祝》、《孔雀东南飞》耳,可谓屈指可数,寥若辰星,岂不憾哉?今《转经轮》横空出世,若春雷一声巨响,震撼文坛,覆压诗界。反映强烈,气氛空前,洛阳纸贵,好评如潮。观乎全诗,诚文辞丰赡,深蔚宏放者也。考其社会意义,胜甚《梁祝》远矣。故欣然命陋笔撰散赋一篇以歌之,以旌毛公,以壮声威,以纪盛事,以引后来者,以彰“民间有好诗,好诗在民间”者也。其赋曰:

    盛矣哉!万载一诗,绝世佳作,浪漫凄美,恢弘磅礴,何其动人也!媲美“梁祝”,荣膺“中华爱情第一长诗”殊誉者,转经轮是也。

    甚已矣!千年一人,盖世奇才,文魁诗匠,风流潇洒,何其震撼也!颉颃“李杜”,荣获“当今诗坛杰出鬼才”桂冠者,毛翼义是也。

    夫毛翼义者,何许人也?乃为诸诗评家誉作“现代梁祝”、“经典巨制”、“千古绝唱”之长篇叙事恋情诗《转经轮》原作者也!系当今寂寞诗坛猝然冲出“黑马”一匹者!嚎嚎乎长嘶奋蹄而腾空,潇潇然傲世独立以发威。静则四十年潜蛰,韬光养晦;动则龙游天际,叱咤风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如山洪之爆发,排山倒海;似泉水之喷涌,汩汩难止。其《转经轮》一经推出,举世为之惊羡,诗坛因之撼颤;文界竟起波澜,杏苑竞相传诵;报社纷纷刊登,网站频频转载;学人相与推崇,神州喜获华章。炉火纯青,真情流露至极;厚积薄发,人性展现尽致。读之令人——或激情飞扬,或悲恸欲绝;或狂欢欲舞,或沉醉其中;或情天恨海,或娓婉缱绻;或酸楚悲怆,或心静如水;或揪心撕肺,或喜上眉梢;或会心微笑,或回味无穷。其诗超凡脱俗,时而激越高亢;意境深远,时而婉约清新。其名之大,吭布十方之域;其闻之赫,音播万里之外。知名度之高,中天为之日耀;影响力之深,寰宇为之雷鸣。噫!圆容天下,九天因以呈乾象;尊显四海,八荒毕竟列坤仪。慷而慨乎!毛公翼义之所为,斯诚龙吟方泽、虎啸山林、老骥伏枥、壮志正酬者尔哉!

    盖毛公依,姓毛,字笑熊,名翼义,笔名毛依,祖籍贵州余庆松烟镇人氏也,现定居晋之龙城。笑熊者,枭雄也,堪谓诗坛鬼才、学海一枭、文界怪杰、杏坛巨擘云。公元1936年生,讫今71寿辰矣。体健如飞,可望百岁出头;思维敏捷,未逊三十青年。诞于黔北之南陲、乌江河谷之阳、白泥盆地之阴、构皮滩电站之左、李家寨水库之右、松烟镇边鄙一穷村。朝沐晨辉,饮乌江之水而长;暮观白云,伴群山之霭而壮。初,出身低微,家境贫寒;命运多舛,人生蹇塞。3岁,因病几夭;5岁,因摔近殁。7岁入校,欣喜而若狂;12岁缀学,依依而难舍。曾为儿童团长,年仿豆蔻而不幸;落为苦难孤儿,岁如春华而不番。年15,毅然参军而入伍,为部队《勇士报》刊而撰稿;年16,居然抗美而援朝,系军中《志愿军报》之写手。1954年(18岁),因展露非凡才华而从文;1956年(20岁),遂转至军工企业做编辑。就任于山西新闻协会与文联中,如鱼得水;遨游于中华古典文学与诗词里,春风得意。春之鸟语夏之花香尽风流,皆入其诗;秋之明月冬之白雪显达幽,咸进其文。生虽微末,长却墨儒;气比兰出,身名五湖。潇潇乎暮雨归雁带彩虹;仄仄乎晓雾飞鹤衔云空。乃毛君倜傥风流之品格,为依公潇洒俊硕之个性。然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66年(30岁),文革祸起,举国蒙难,牛鬼蛇神泛滥,因以,毛公遂罹其难,落为游民,可怜兮兮——农民、炊事员、锅炉工、搬运工,以打工糊口度日,呜呼!悲哀良多也;1976年(40岁),文革结束,神州欢腾,魑魅魍魉匿迹,是故,翼义诗兴复燃,欲返文坛,梦寐以求——写手、创作员、名作家、大诗人,以重操为文旧业,嗟夫!难以如愿焉。于是乎,蝇营狗苟,浑浑噩噩;苟且偷生,安于现状。得过且过,随遇而安;随波逐流,与世沉浮。进退维谷,不知何为;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醉眼惺忪,烂醉如泥;三杯通大道,一醉解千愁。“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床头一壶酒,能更几回眠”。醉后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万事皆已定,浮生空白忙。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磨砺愈多,感触愈深。进而,潸然泪下,喟然长叹:“宁为兰催玉折,不作萧敷艾荣”(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

    常言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马行无力皆因瘦,人不风流只无钱。河狭水急,人急生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得运时?1978年(42岁),正值改革开放,风起青萍;恰逢狂澜怒卷,万马奔腾。识时者覆雨翻云,弄潮儿如鱼得水。于是毛公在复任企业编辑、开办电脑公司无成就感之后,遂于1983年(47岁),依然创办医药营销公司。未顾七尺之躯,携妻带小;不惜天涯奔走,离乡背井。飘零云贵,闯荡三晋。心忧百姓,药济苍生。井水饮时,皆讴贵州花溪;炊烟起处,必有翼义足迹。相依为命,父子三人一条心;苦心经营,工夫不负有心人。商机抢占,敢诩事在人先;头发空心,莫笑精微丐算。坐贾行商,九千里长途跋涉;经营药业,二十年硕果辉煌。新招迭出,引领天下潮流;大展宏图,不改勤劳本色。“毛依模式”,名播北塞南陲;“毛氏效应”,颇令四方瞩目。山西第一人,发明中草药饮片包装法技术;贵州最强音,荣获全国发明家博览会金杯。情牵天下病人,与人为善;积聚一亿财富,事业有成。运去金成铁,运来铁似金。人有善愿,天必佑之。历尽蹉跎,建功业于异域;饱经沧桑,立丰碑乎当今。百家药业店,毛氏传美名。故,毛公在历经人生之坎坷、心血之煎熬、汗水之倾洒、眼泪之流淌、艰辛之付出、事业之拼搏后,遂成为声名显赫、腾达升云、腰缠万贯、驰骋三晋、叱咤药界之大亨,尊为山西“毛氏药业”创始人者也。

    至夫“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此乃中国诗人之本土文化胸襟、非凡豁达气度与崇高思想境界也。“唯有思想方能构筑永恒之理想王国,唯有思想者方能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斯言旨哉!毛公谨以此哲理而自励,于大福大贵之时,秉承中华诗人之美德,以宏扬光大民族优秀文化为己任。于是在封笔40年之后,于人们淡忘其已久之际:大具昊昊乎三千云耳之势,引凤凰翩舞而来;颇有洋洋乎九万雷音之态,驭黄龙飘然而至。2000年(64岁),毅然提起文学之笔,敢于再圆文学之梦。主攻五言、七言古体诗,兼修词曲辞赋之属。2003年(67岁),改写新诗,诗作频频迭出;名声鹊起,精品繁繁涌现。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非以为报也,永以为好也。《诗刊》、《作家报》、《人民文学》、《国风文学》、《雪国诗社》等等,竞相刊用;《雅海》、《新乐府》、《都市作家报》、《雷池文化》、《九州文艺》云云,纷纷转载。2005年(70岁),集结其诗作九百首以成书,硕果累累;包涵其人生七十年之辛酸,蔚为大观。信知天际征鸿,原多故乡之恋;谁言他乡游子,不作怀乡之梦?因祖籍贵州,兼黔之花溪尤美,遂将其诗集名之以《花溪流芳》,以期泽被后世、流芳百年、千秋传诵者尔也。

    至若《花溪流芳》者,乃毛公依平生诗集之总汇也,多歌吟山水、反映社会、抒发情怀、借物言志、展现人生自我价值之力作。是谓微言大义,别开生面;独辟溪径,不同凡响。洋洋洒洒,数万言之珠玑;浩浩繁繁,无数幅之画卷。斯书囊括《三临鬼门关》、《夜半投宿进荒宅》、《柳和尚风流事》、《车搭子记》、《美人谷》、《转经轮》等。顺理成章,丝丝入扣。挥洒自若,游刃有余。均属叙事长诗,篇篇精彩;悉为奇诡鲜闻,引人入胜。精雕细琢,诗风清丽雅逸;精美考究,诗章内蕴丰美。为目前国内文坛之罕见,何其动情也;系当今世界诗坛之鲜有,何其扇情焉。其中,仿古体诗、词之些许篇什,古韵十足,牛气冲天,圆润到位,超迈邃远。人物刻画之栩栩如生,如见其人;言谈举止之细致入微,如闻其声。尤其堪称鸿篇巨制、千古绝唱、世纪佳构、旷世之作、惊世骇俗而璨然溢辉流彩者,《转经轮》是也。

    且夫《花溪流芳》中《转经轮》,为毛先生所创爱情悲剧叙事长诗之冠名,非真藏传佛教转经轮。据闻,经轮亦谓“法轮”或“玛尼解脱轮”。转经筒,亦称嘛呢转经轮,藏传佛教信徒人人皆持有,摇转不停尔尔以求佛祖而降福。佛经载:“转动经轮之功德:转动一周者,即等同于念诵《大藏经》一遍。转动二周者,等同于念诵所有之佛经。转动三周者,可消除所作身、口、意、罪障。转动十周者,可消除须弥山王般之罪障。转动一百周者,功德与阎罗王匹敌。转动一千周者,自他皆能证得法身。转动一万周者,可令自他一切众生解脱。转动十万周者,可远至观世音菩萨海会圣众处。转动百万周者,可令六道轮回海中一切众生悉得安乐。转动千万周者,可令六道轮回众生皆得拨除苦海。转动亿万周者,功德等同于观世音菩萨”。云云。或曰:“何也焉?毛依何为名其长诗以《转经轮》耶?其亦佛教徒乎?其用意安在哉?”答曰:“然也,毛公实一虔诚笃信之佛禅居士。此经轮岂止任峰岚之于文兰婷之经轮,岂止五台山晋祠之经轮,亦天乾地坤之经轮,人类社会之经轮,自然规律之经轮云。乃以阴阳五行为骨架,中庸思想为内容,伦理道德为特色也矣”。换言之,任何事物之发展,或螺旋式或波浪式或抛物线式或巡回反复式,渐而进之,若佛教经轮之轮回。然则,一帆风顺者,寡闻焉。婚姻爱情亦然,人间诸事亦亦然。至此,毛公写作技巧之高超、首尾呼应之悬设、穿越时空之果因、移花接木之巧布,实为神龙见首不见尾、天衣无缝者也。呜呼噫嘻!毛公聪慧敏捷、冶炼独到、成竹在胸、鬼斧神工、神来之笔,岂他人相与比拟哉?余等晚辈后学安能不高山仰止、望其项背而赧然也焉?

    观乎《转经轮》之长诗——“现代爱情经典版”,又名《兰婷恋》,诚佳作良构牛牛然顶呱呱而震撼当今诗坛之巨制也。爱情之衷曲,旷世之力作。斯诗凡900余行,共分6章,计200余小段。一经拜读,只感口齿留香;韵味无穷,令人大呼其畅。近千行,林林总总乃尔;超万言,洋洋大观者矣。放飞生命激情,真情凝炼;演绎人间恋情,感染极强。全诗结构严谨,语言清新。格调新高,文字洗炼。立意新颖,构思巧妙。韵律优美,首尾呼应。笔墨酣畅,理直气壮。爱憎分明,直抒胸臆。时悲时喜,欲泣欲诉。大起大落,离奇波折。扣人心弦,刻骨铭心。悲欢离合,悲喜交织。表达准确,形象逼真。丰富多彩,扑朔迷离。语言雅中有俗,雅俗共赏;剧情粗中有细,粗细结合。叙事梗概不外乎:诗中男女主人翁任峰岚、文兰婷,于五台山经轮前不期而遇焉。一见钟情,恋情火花因之碰撞而升焉。后欲生欲死,青春烈焰于血液中升温极至,共同演绎一旷日持久之爱情悲剧。最后,令已至不惑之年、历经沧桑岁月之任、文于五台山晋祠经轮旁重逢,悲中有乐,苦尽甘来,皆大欢喜。斯诗以大团圆结局收尾而终,然亦留伏笔——任、文二者终究结合乎?劳燕分飞乎?结为金兰乎?破月重圆乎?不得而知,难以考稽。吁!毛公运笔之高,裂纸而出;悬设之妙,跃然诗外。读者思考之空间,将无穷无限无止境矣。统观全诗,悉研各章,其精妙处,均可得焉:任峰岚,堂堂帅哥、硕硕大才、温文尔雅、十足情种、情痴一个;文兰婷,翩翩仙姿、楚楚动人、秋水伊人、窈窕淑女、才情并茂。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山盟海誓,海枯石烂不变心;白头偕老,事与愿违两离分。其情,可与《孔雀东南飞》、《长恨歌》、《西厢记》、《桃花扇》、《天仙配》、《白蛇传》、《梁祝》、《红楼梦》、《白毛女》比美,相映成趣,相衬同辉。有异曲同工之妙,殊途同归之巧。其配,男女主人翁之婚姻,若天造之一双、地设之一对,譬乎任峰岚之于文兰婷,恰似焦仲卿之于刘兰芝;唐明皇之于杨贵妃;张君瑞之于崔莺莺;侯方域之于李香君;牛郎之于织女;许仙之于白素珍;梁山伯之于祝英台;贾宝玉之于林黛玉;大春之于喜儿云。相思难于了断,满纸揪心语;惟把秋水望穿,一把辛酸泪。时而婉约清丽,时而缠绵悱恻;时而喜笑颜开,时而悲情丛生。时喜,时悲;时恨,时泣。其剧情之曲折感人、之分合无常、之浩劫巨难、之惨然流涕者,亦何其相似乃尔,惊人雷同也夫!其诗风之清雅、气势之磅礴、文词之秀丽、笔意之俊逸,亦可谓阐幽发微,笔力独到。写山山如画,写水水有声;写人人有情,写物物有灵。其意境之完美、感情之生动、故事之曲折、掷地之铿锵、慷慨之激昂、石破之天惊、义愤之填膺,亦凸现作者笔力精湛之犀利若剑、文字功底之深厚凌厉、笔触所击之细腻不浮、诗味词韵之浓厚深沉、文学天赋之卓尔不群,能与之匹敌者,可谓世间鲜有,寥寥无几。其格调取向之高雅、思想境界之深邃、激世用意之巧妙、嵌句安字之准确,亦无出其右,堪称前稀古人,后罕来者。其塑造人物之栩栩如生,刻画言行举止之细致入微,亦入木三分,鞭辟入里,令人不忍释卷也矣。易言之,此诗,意境构造之完善,绝不亚于《梁山伯与祝英台》之名篇;恢弘磅礴之气势,亦不逊于《孔雀东南飞》之经典。虽为长篇,却一气呵成;虽为新诗,却字字珠玑。读其诗,宛如品尝苦丁茶,先苦后甜;仿佛欣赏电视剧,如痴如醉。其诸小段,则宛若璇玑玉衡,玲珑剔透,精美绝伦;6章各部,则如同品赏佳酿,浑身通泰,飘飘欲仙。显然,毛公用“经轮”作故事之主线,可谓心之良苦、匠心独运。以佛眼观世,以佛心运笔。空灵入诗,大彻大悟。启迪人生,时代楷模。因而,作任何引述,皆空洞而多余;为一切评论,均惨白而无力。噫!中华文化固源远流长,而爱情长诗却少之甚少!然今一古稀老者能为之,天独幸毛公乎!今毛公令长诗得以延续,呈现诗坛恢弘气韵——“毛依现象”,诗坛岂不幸哉?天高地阔,龙鸾驾射,上苍赐福,故有毛依生于斯世;禅心圆容,佛法导启,欣逢盛世,故有新诗诞乎民间。毛公继承中华文化之精髓,并寓之于现代诗歌创作中,承前启后,开爱情长诗于当今诗坛之先河,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岂不伟哉?据此推之,《转经轮》之惊现于今,绝非偶然,究其根源,则归功于党恩浩荡、领导英明、经济腾飞、文化繁荣、思想解放、言论自由者尔也。否则,毛公即便有硕硕大才,其才华亦无处施展,即便有传世大作,亦必湮没于民间而无闻矣!同时,亦昭示其不俗之气度与过人之胆识、超常之笔功与非凡之气魄!虽年逾古稀,然青春不老;虽耋耄龙钟,然春光焕发!实国家之大幸、中华之大幸、诗坛之大幸、文界之大幸也!

    赫赫然闻闻乎!时至今日,截止目前,基于毛依先生雄才之大略、成就之辉煌、诗才之盖世、华章之弥耀、才华之横溢、禅心之豁达、鸿缘之广结,国内众多文人、作家、编辑、诗人、专家、学者、诗评家、诗论家、画家、戏剧家、辞赋家、骈文家,均产生共鸣,咸乐意效劳:纷纷为之点品,赞不绝口;个个摇旗呐喊,奔走呼号。相与推介者,繁如浩瀚之星河,势若狂卷之潮涌;顶礼膜拜者,多如煦春之竹笋,虔若基督之教徒。众评论者之文论颇具独到见解者,分别曰叶长青曰李文祥曰高云曰牟文戈曰匡立功曰牟海龙曰张翔曰王正义曰易仲略曰何蔚曰何惠文曰陆德海曰张德胜曰郑望春曰郑长春曰四海曰唐云海曰张乾东曰杨凡曰江志清曰张建国曰易道强曰王玉琛曰邓蒙中曰鲁川曰顾效荣曰翁志勇曰符牛津曰盖湘涛曰偶尔曰黄朝忠曰曹松茂曰侯英汉曰孙德喜曰张锐锋曰杨枫曰毕锐曰雪蝉曰李发模曰谢启义曰江改银曰王志得曰潘龙凤曰张红云曰周晓明云。亲题诗词书法字画者,曰梁上泉曰张锐锋曰毕坚曰雁翼曰柳笛曰董跃章曰李发模曰杨枫曰江改银云。编成戏曲剧本者,曰张玉林。编为影视文学者,曰谢维雍。改编为连环画者,曰阎树全。撰辞作赋者,曰杨枫曰潘龙凤曰周晓明曰王志得。云云。潘龙凤者,乃本文作者之笔者也,姓潘,名承祥,字龙凤,号赋帝,笔名雷池赋翁是也。

    日前,毛公系山西作家协会、山西文联、中国诗歌学会、中国诗词学会、山西艺术家协会、国际中华文化艺术家协会、中国乡土诗人协会诸会会员。系天才作家、文界明星、皇冠诗人、诗坛鬼才、文艺院院士。系山西“毛氏药业”开拓者、创始人、建树人、总裁。

    呜呼!纵观当今疲惫、寂寞、浮躁、涌动、冲撞之民间诗坛,竭力翊护弘扬光大绍隆中华优秀文化奇葩——爱情叙事“长诗”而功莫大焉若毛依者,几人欤?能为若此里程碑意义之“巨著”者,亦几人欤?诚万年爆出一诗,位压四列,其懿范当仁不让;实千载幸生一人,襟揽三界,斯傲意舍毛其谁?嗟尔乎!泱泱中华,芸芸众生,毛公几许?巍巍神州,骚客万千,翼义几何?天下之大,谁与争锋?乾坤之昊,孰堪比雄?

    综之,“开篇珠玑字万行,掩卷回味情意长!”《转经轮》雅可登“庙堂”,高山流水、阳春白雪;俗可入“民间”,下里巴人、百姓喜见。当为一曲爱情悲剧、曲折婉转交响乐,一曲动人心魄、沁人心灵音乐诗。诗由心写,话从情述。毛公创作激情之炽热,诗界因之沐春风;翼义力扛长诗之大旗,诗人竞相学精英。苟无毛依,则无《花溪流芳》;苟无《花溪流芳》,则不存《转经轮》于今世矣!若然,现代诗库悠悠长诗之空白,则无人填补矣!新时代爱情诗之鸿篇巨制,则不复兴矣!显见,《转经轮》为鬼才毛公人生音乐之五线谱,其以娴熟甚焉之艺术家精湛技巧,演奏一惊天地、泣鬼神爱情曲,谱写当代《孔雀东南飞》、《天仙配》、《梁祝》……之乐章史诗,给人启迪,引人遐想,耐人寻味。亦必将,于天地乾坤间,久久兮萦绕以浩荡;于历史长河中,熠熠兮炫烨而发光。自成高格,使中华文学宝库得以丰富而益彰;内质强劲,令爱情叙事长诗臻至时下以永远。

    诚然,学海无涯,艺无止境。即便经典名著,亦只空前;何况与时俱进,却无绝后。纵览毛公之诸多作品,微弱纰漏,良有以也;深究先生之所有诗文,稍许憾失,不无由焉。然金无足赤,瑕不掩玉;人无完人,术有专攻。方苞不能为诗,姚鼐为文小气;孔明也曾失算,鲁迅亦留败笔。故不足为怪也。若毛公假以时日,潜心修为;力戒急功,始志不渝。则必成,一代大儒,惠及亿亿黔首;万世贤达,泽被悠悠千古;敦文至大,德炳琨琨寰宇。

    噫吁嚱!壮哉!毛公,时代弄潮儿,名被十方。贤哉!翼义,风流引领者,声动大千。盖世奇勋,万人欢呼新诗圣;纬地经天,晋山黔水写新篇! 是以毛公之德,德及文界千秋万代;翼义之泽,泽贻诗坛无数新人。海纳百川,毛公包容乃大;壁立千仞,中华世纪伟人。

    一言以蔽之,毛公翼义,安不当属“大器晚成,大象无形,老当益壮,大音稀声”者也夫?其上飚升于高天,其下俯冲乎厚地;其横无涯于苍茫,其纵迷际乎邃远。其名之赫赫,波溅千丈之高崖;其闻之威威,涛激万顷之碧海。大名鼎鼎,声嗓于中华大地;馥播海外,誉涉乎亚非欧美。实乃九派浮天,功因屏翳兮而宏;八表瑞罩,麒麟腾云兮而隐。诚然张麟劈波,螭龙出沉渊而奋起;扬眉吐气,凤凰脱牢笼以来仪。因以,瑞瑞然长空之祯云,势如潮涌;浩浩然诗坛之东风,威若雷霆。

    美哉!转经轮之传,煌煌乎爱情悲剧之经典也。必载入史册,与日月之并辉;风华绝代,同乾坤之齐转!

    伟哉!毛翼义之名,瑰瑰乎诗坛皇冠与明珠也。必流芳百世,与天地之永在;风流千古,同寰宇之共存!

    2007年3月8日赋帝雷池赋翁读《花溪流芳》有感而撰于雷池文苑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