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赋帝文苑 >> 赋作专栏 >> ◆网梦赋(并序)/ 赋帝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31
   ○- 今日访问:10390
   ○- 本周访问:63281
   ○- 本月访问:185785
   ○- 访问总数:54802915
  双击自动滚屏  
◆网梦赋(并序)/ 赋帝

发表日期:2011年10月3日  出处:中华辞赋报 赑屃 审辑 作者:赋帝  本页面已被访问 3486 次

    序云:时维丙戌之末,恰适金秋十月。网络世界摆设大赛擂台,千载之一遇;十佳网站刊登竞技广告,万年亦难逢。征文比赛,文名《中国梦》,慑鸿以惊儒;设台打擂,号曰“追梦苑”,震古而烁今。限定时间,按期投稿,不得涂鸦而推延;要求严格,专家裁决,绝对公正以评判。良机之如斯,陶陶然而施展风采;挑战之若此,欣欣然而敢越雷池。逐麋鹿于中原,驱苍龙乎大海,孰焉?猎鸾凤于网海,狩枭虎乎南山,谁欤?威威乎,撑毖胆大者?赫赫然,吓死胆小者?龙吟新浪,魂飞之邪?虎啸新华,魄散之邪?于是乎,诚文坛之殊绝,螭龙因以生角;宜今古之追崇,虬龙故而长翅。兴文一念,天地怜其正;网文比赛,专家鉴其盛。举国一片哗然,似黑夜之跳珠,若银汉之下注;文界亿万震惊,恍白日之喷雪,如玉虹之高悬。

    赋曰:奇也!虚拟空间——互联网;妙哉!真实美文——骈体赋。因特网,视之无端,其横则广柔乾维,如梦如幻;互联网,察之无涯,其纵则亘纳坤络,若纱若雾。赋者,不歌而颂谓之赋。腴辞云构,夸丽风骇;铺张扬厉,润色鸿业;网者,纵横交错称之网。网天无际,网海无涯;网网相联,网虫亿万。网络者,为科技发达之产物也;网赋者,乃歌颂网络之辉煌也。因特网,即互联网络之别名也;骈体赋,系赋文当中之精品也。

    怪哉!雅士村夫、通儒博学者,沉迷其中而不能自拔;何欤?黄发垂髫、金童玉女者,陷入尤深竟难以自制!其利其害,相互交织焉;其裨其弊,参半而生矣。考索其缘故,不外乎两类。

正面,其利也:

因网络而发布信息、招商引资者,有之;
因网络而群发邮件、广而告之者,有之;
因网络而讯达快捷、交易方便者,有之;
因网络而网上购物、足不出户者,有之;
因网络而咨询资信、寻觅商机者,有之;
因网络而包揽万象、资源富裕者,有之;
因网络而公布新闻、全球皆知者,有之;
因网络而欣赏音乐、心旷神怡者,有之;
因网络而观看影视、兴致高昂者,有之;
因网络而 Q Q聊天、视频互瞻者,有之;
因网络而遨游网海、悠哉游哉者,有之;
因网络而互动交流、减少孤寂者,有之;
因网络而娱乐游戏、充实生活者,有之;
因网络而撰写论文、纸笔均弃者,有之;
因网络而浏览信息、开阔视野者,有之;
因网络而遍览群书、学识渊博者,有之;
因网络而结交文友、相得益彰者,有之;
因网络而注册博客、设立文集者,有之;
因网络而汲取琼浆、自乐怡然者,有之;
因网络而网上观光、周游列国者,有之;
因网络而培植财源、财政增收者,有之;
因网络而管理企业、节省成本者,有之;
因网络而服务科技、促进科研者,有之;
因网络而用于办公、提高效率者,有之;
因网络而砸砖灌水、以此为乐者,有之;
因网络而自我炒作、突成红人者,有之;
因网络而牵线搭桥、喜结伉俪者,有之;
因网络而广揽士林、指点天下者,有之;
因网络而从容晨夜、长啸抱膝者,有之;
因网络而推广品牌、一炮走红者,有之;
因网络而晦迹山林、高卧求志者,有之;
因网络而斡旋天地、补缀乾坤者,有之;
因网络而胸襟坦荡、笑傲凡俗者,有之;
因网络而精于炒股、一夜暴富者,有之。

反之,其害也:

因网络而男欢女爱、弄出是非者,多矣;
因网络而 U C裸视、庸俗低下者,多矣;
因网络而另觅新欢、同床异梦者,多矣;
因网络而夫妻反目、家庭破散者,多矣;
因网络而沉迷游戏、荒废学业者,多矣;
因网络而鼓吹法轮、危害国家者,多矣;
因网络而滋生西化、崇洋媚外者,多矣;
因网络而贿赂腐败、蜕化堕落者,多矣;
因网络而淡化集体、自由泛滥者,多矣;
因网络而弱化道德、污染心灵者,多矣;
因网络而宣传迷信、教授偷盗者,多矣;
因网络而不法经商、损人利己者,多矣;
因网络而渲染暴力、误导儿童者,多矣;
因网络而引起纷争、影响负面者,多矣;
因网络而连续上网、引起死亡者,多矣;
因网络而长期辐射、双眼失眠者,多矣;
因网络而播发淫图、精神污染者,多矣;
因网络而传播色情、缺乏公德者,多矣;
因网络而从事恐怖、走私毒品者,多矣;
因网络而拐骗妇婴、贩卖人口者,多矣;
因网络而贩运军火、危及和平者,多矣;
因网络而绑架诈骗、贻害社会者,多矣;
因网络而入侵银行、盗取巨资者,多矣;
因网络而偷窃扒拿、违法违纪者,多矣;
因网络而赌博输钱、卖妻典房者,多矣;
因网络而黑客攻击、病毒感染者,多矣;
因网络而破坏数据、盗取机密者,多矣;
因网络而吸毒成瘾、骨瘦如柴者,多矣;
因网络而身份虚假、恶意交友者,多矣;
因网络而设计病毒、炫耀自能者,多矣;
因网络而交友行骗、诱奸少女者,多矣;
因网络而离家出走、误入歧途者,多矣;
因网络而谋财害命、毁尸灭迹者,多矣。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难于个个穷尽之;如此这般,不胜枚举,毋庸一一列出矣。或曰:因特网——高科技发达之产物,利于社会发展;或曰:互联网——新时代堕落之祸水,毒害祖国花朵。或曰:利大于弊,应予以大力拓展;或曰:弊大于利,应予以限制蔓延。或曰:缩短时空、使地球变小,功不可没;或曰:黑客嚣张、让人类蒙难,罪莫大焉。或曰:造福人类、莫与比隆,OK;或曰:毁灭人类、罪在不赦,NO。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誉满天下,谤满天下;孰是孰非?岂有公论?嗟夫!魅力如斯之大亦巨,安耶?呜呼!魔性若此之盛且滋,何哉?古人云:“有一物利弊共存”;潘子曰:“拥一网爱恨交加”。以故,此天下人弃网?嗟人心之不古!或网弃天下人?叹网络不逢时!

    然,时至今日,网络发展之快,令人叫绝;截至目前,网络情缘之深,叹为观止。网缘网情网奇妙,多少沉浮;网前网后网虚幻,几许悲喜。网事悠悠,一网情深难分辨;凭屏悄悄,有形无形好迷惘。皆云网络多虚幻,飘渺虚无;孰道虚中亦有实,自有真情。水需流动找高山,坡陡流急;心要倾述进网络,必遇同类。网上以假名说真话,表里不一;现实用真名说假话,口是心非。人生本难辨假,醒为月下之客;何况网中有真,醉作酒中之仙。网络何足奇?然能爱我所爱;世人为之忙?亦可恨我所恨。一根神奇光缆,可超然于物外;大千世界相连,可脱离乎世俗。芸芸众生,视荧屏为父母;帅哥靓妹,爱鼠键如妻儿。熬红多少杏眼,共赏奇文;熏黄几许食指,相析疑义。深陷其中,欲罢不能。生命不息,上网不止。怪哉?闷哉?虚乎?幻乎?华灯竞放,夜阑阑而人静;千门笑语,声莺莺于网络。未闻其声兮,一脉竟相通;未见其人兮,心心却相印。若隔千山之万水,却近在咫尺;如影步步之相随,竟远在天涯。网上之人,无奇不有;网中之客,五花八门。宽容者有之,变态者有之。砸砖者有之,灌水者有之。彬彬有礼者,大有人在;温文尔雅者,不乏其人。不学无术者,比比皆是;通博大儒者,凤毛麟角。观文不语、含而不露者,寥若晨星;大大咧咧、粗暴愚鲁者,多如牛毛。红男绿女,多若繁星,充斥银屏;吴犬楚牛,恒河沙数,映摄Q中。转轴拨弦三两声,心潮澎湃;未成曲调先有情,回味无穷。酒逢知己千杯少,想见恨晚;话不投机半句多,鬼见发愁。心有灵犀一点通,可以QQ;卿卿我我俩相宜,亦可UC。每有雅句即出,悠哉游哉;必有即时而对,知乎悦乎。强抑相邀之欲,免露草莽之像;劲压面晤之思,以期从长之议。此情绵绵同珍藏,尽情倾泄;愚儒伊人两相知,宠辱皆忘。每一句之出,必经千百婉转;每一文之撰,亦必千锤百炼。或优美或高雅,丽词连篇,意境迭出;或幽默或调侃,妙语连珠,思接万方。女为痴情者而梳妆,为君而歌;士为悦已者而修饰,为尔喝彩。 踏网含笑,女为悦自者容;舍取有道,士为知己者死。金童为之心碎,神饮清逸;玉女亦敢怀春,心旷空灵。锦心秀口者,应者云集;索然寡味者,门前冷落。情真意高,泛朝云之雨暮;思君忆君,写春分之数声。多情男女,悲寂寥;烟花春秋,泪空流。或酒醒梦回,忽然念及;或樽前镜里,触景伤情。想寒烟之山,平林漠漠如织;念雪莲之姿,知是瑶台第几?叹沉睡阿罗,欲寄锦书无凭;读静静妙笔,太白之唾珠玉。而今斜阳楼台,朱栏独倚;子期不见,绿绮空焚。曲终人散,司马青衫;回想前尘,如梦如幻。看行客匆匆,自愁自悲,意于虚幻私情里;听冤女泣泣,男否女否,心在网络情缘中。
  
    月兔东升,网络渐开法眼;银屏刚开,美人突入面前。隔屏凝望,几番风月流涟;临屏悄思,望处云收雨断。一网深藏风云梦,梦幻之都;多少李杜在其间,虚拟之国。笑语扬兮,说甚真情假意;悲声抑兮,凭添新伤旧愁。消魂时,却道伤心无限;梦醒处,堪称悲凉满面。夜沉沉星空寥落,竟窥人语,一网悲情深;情依依九天萦绕,仅黯相望,二网洗清秋。网情幽幽,遣情伤,伊人何在? 赋意飘飘,逸意乐,雅客何方?网络浅,日脚匆匆兮情亦深;辞赋深,月影淡淡兮文非浅。锦赋满江,钟灵毓秀之处;绣辞横环,人杰地灵之所。浩浩乎,网络之包罗万象,随君所需;幽幽乎,网络之流连忘返,梦绕情牵。春秋代序,一任花色年年;埋首丹经,心有云栖烟霞。偶登游网,惊天台之洞亦扃开;一见倾心,叹美图佳文而忘机。风波频起,笑傲游聊;怡然自乐,徜徉论坛。一台机子,处世以不即不离之法;一个键盘,居心于有意无意之中!兴之所至,尔可择士而谈;趣之所在,君可应女而笑。未上网时日日闲,无聊透顶;学会上网天天忙,呕心沥血。醒来便进网里去,刚快登陆;睡梦还说网上言,梦中冲浪。终日为情网所困,日日为君思;昼夜为郎君所爱,夜夜盼君来。天地浩渺广阔之大,一线连通;彼此厚嶂高墙之隔,十指敲开。没买光盘,一样听《黄梅戏》;不去影院,照样看《蝴蝶梦》。银屏闪烁,辞朋赋友,纷纷从天飘然而降生;鼠标移动,才子佳人,冉冉自地豁然而迸出。精务八极,遍阅人间春色;心游万仞,普历异域风情。森森万象,寓九州绵乎八极之道;冥冥造化,藏四海生于六经之名。少长咸集,神俊东来;群贤毕至,英杰满座。善借力者,蹄奋万里,畅行神州;识时务者,功成百年,名垂华夏。描奇美之蓝图,谋文化之繁荣;展鸿鹄之壮志,图经济之腾飞。孔子曾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潘子今云:“有友同游网海,岂不悦哉!”

    人生有涯,心路无涯;人海茫茫,网海无边。有缘分,相遇于网络空间,无意间,邂逅于网海世界。网外窥山,网里听水。舍酒相语,几孤风月。孤鸿有声,沉鱼无言。目送秋光,心陷情里,情漏网外;眼眺春日,情陷网中,心怀宇内。品山水之性,有吞吐大荒长河之气象;状天地之貌,写震慑人间高原之风情。隔屏隔世,未知何是相思处;网里网外,但凡重逢在天涯。红尘滚滚,沧海桑田。景仰蒂姆,感谢比尔。风含情,可读一段段抒情之文字;水带笑,可赏一幅幅优美之音画。如竹笛吹落一溪之桃花,朦胧诗也;似古筝弹拨潺潺之流水,超然画也。与高山同呼,尘世九重直嗡嗡;和流水齐唤,网络空间余袅袅。网络如梦,隔江相望,蒹葭苍苍;网络若幻,玉树临风,伊人款款。网络如歌,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之风雅,演绎现代传奇;网络若诗,天籁回旋,相如文君之佳话,重温古时赋韵。网络如风,可拂去失意者心绪之烦恼与忧愁;网络似雨,可滋润悲观者心田之干渴与浮尘。网络像虹,能映照自暴自弃之人,使之重新扬帆前行;网络似剑,可震慑冥顽不化之人,促其垂下忏悔头颅。网外有网,网外百重泉,携帆影白水;网里含网,网里千峦峰,垒草色青山。网络系浩淼博大之海洋,网络乃深邃广柔之蓝天。虽红尘滚滚,然网中自有净土乐园;虽混沌漠漠,然网里自有福天洞地。虽人情冷暖,然网中必有同路人;虽世态炎凉,然网里必有相知者。虽心灵屏障,然网中自有黄金屋;虽孤雁独悲,然网里自有颜如玉。因以,古人曰:大江东流去,逝者如斯夫。潘子曰:老鼠爱大米,无网余将亡!

    云起时,洋洋乎八千云耳,三闾大夫不认湾头邪恶阴霾;风停日,潺潺乎九万雷音,五柳先生但邀林间残月冷烟。鲁班因匠湛之鬼功,誉垂古今;庖丁因解牛之精技,名噪寰宇。屈原流放,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司迁宫刑,遂成史记。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华章;陶公辞官,归隐田原赋归去来兮辞。承祥失意,妄论辞赋耶?雷翁砺志,意乎光大也。怅寥廓而穷玉宇,驱之两轮;融古今则润明珠,振之双翼。一夺网络之最,驰骋国际在线;称雄网海文坛,享誉中华网络。人民网,有四海文友汇聚一坛,能尽酬唱和答之兴;搜狐网,多文坛大师云集一堂,可免曲高和寡之虞。花径初扫,留香以招骚待客;网门始开,敬茶以滋喉润嗓。进驻之人,若大旱之望云而得雨;游览之众,犹蛰龙之游海而舒鳞。传承中华文明之薪火,谱写与时俱进之华章。文起八代固不敢冀兮,雏凤清鸣或有望闻矣。

    噫!观乎人文之道,以文化而德治天下者,多矣!其道,可感化斯民也。吁!察乎网络之惠,因生裨而与时俱进者,众矣!其惠,可泽被社稷焉。故,盛矣哉!网络之辉煌也;洪博哉!中华之繁荣也。微尘涓滴之言,不足以道网络之盛;浮光掠影之语,不足以状中国之荣。沧海盛赞,春风化雨,豪情激荡,网络千秋颂声扬;群山顶礼,喜气洋洋,迈步小康,文坛万载歌华章。天恩浩荡,网络与生命共存!东海扬波,网络与灵魂相通! 八方辐辏,网络与祖国并列!九州同乐,网络与人类永在!

    丙戌之末雷池赋翁应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国际在线、中国日报网站、央视国际网络、中青网、中国经济网、搜狐网、新浪网等10家网站征文而作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