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赋苑琼葩 >> ◆当代辞赋总集《赋苑琼葩》(千家赋选)序言 / 赋帝 (文论)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烹饪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刘昌文简介
◆中赋会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二) / 赋姑 编发
◆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荟萃(一) / 朱永红 编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28
   ○- 今日访问:15177
   ○- 本周访问:46490
   ○- 本月访问:261543
   ○- 访问总数:52403413
  双击自动滚屏  
◆当代辞赋总集《赋苑琼葩》(千家赋选)序言 / 赋帝 (文论)

发表日期:2012年3月26日  出处:《赋苑琼葩》第一部·上卷P0017-0026页 作者:赋帝 中国文都  本页面已被访问 3979 次

    圣人云:“三十而立”。《左传》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斯三立者,乃死而不朽之道也。然则立德于内,立功乎外,惟立言可兼通于内外焉。德立于内,必藉言以外显;功立乎外,必赖言而内化。目今余岁近五秩,而德未立,功莫成,岂弗惭邪!然《赋苑琼葩》行将付梓面世,不亦陶陶然而欣欣乎!故欲先以立言,继而立学,而后发于功德也。如遂,则可立身立名于亘亘千秋者矣!

    夫《赋苑琼葩》者何?书名也,乃《千城赋》暨《中华新辞赋选粹》之续焉合订者也。其分之曰《千》曰《粹》,并之曰《琼葩》,皆中华赋苑之系列丛书也。堪与清代《历代赋汇》与《赋海大观》相颉颃,为当代赋坛主流赋家精英赋作之荟萃集结列展。睿心嘉于芷若,神藻茂乎琳琼。醴醴乎琼浆玉液,馨馨乎伊洛传芳。篇章仿珠泽,文彩宛邓林。新赋第一善本,誉作圣代当朝之彧观巨著;百年典范高文,洵为中华文库之瑰丽奇葩!晋葛洪《抱朴子·广譬》:“不覩琼琨之熠烁,则不觉瓦砾之可贱;不觌虎豹之彧蔚,则不知犬羊之质漫”。于焉乃见奥谛,信然“有比较才有鉴别”云尔哉。故世人得览斯书后,孰弗信欤!

    曩昔,中华文库,分经史子集,历朝历代盖有所纂,尤以清代为集大成者。自清末还之于夏、商、周三代,可谓琳琅满目,汗牛充栋,浩如沧海,其文辑以亿计,弗可胜数也已。然则,将文从史中独出者,始于昭明《文选》也,而《文苑英华》等集次之。就赋而论,此前其专辑者,盖寡。辞与赋于南朝·梁前,几无专集,多混载于《史记》、《汉书》等史志中而得传。自《文选》出,列赋为甲,诗乙之,骚丙之,其它文体则次次次之,赋之文学地位,尝居上焉!尔后,步《文选》后尘,代有赋编,斐然可观。专集鼎炽者,当为清代,学人尽心竭力焉耳矣。譬若:

    兹据当代赋学者、桐城籍人士、南京大学许结教授研究成果,于斯予以引用。许公在《中国赋学研究之四·赋集》中,将历代辞赋“总集”、“选集”与“个集”,系统化疏理如下:

  章学诚《校雠通义·汉志诗赋第十五》:诗赋前三种之分家,不可考矣,其与后二种之别类,甚晓然也。三种之赋,人自为篇,后世别集之体也。杂赋一种,不列专名,而类叙为篇,后世总集之体也。(按:文学选集包括赋集编纂之起因,有四点值得注意:一是受经学选本影响;二是文学观念自觉;三是以史传文而文繁难载,文集应运而生;四是文学辨体意识凸现与文学总集或选本编纂相辅相成) 

  《隋书·经籍志》:谢灵运《赋集》92卷、崔浩《赋集》86卷、无名氏《赋集钞》1卷、《续赋集》19卷、梁武帝《历代赋》10卷以及《五都赋》6卷、《皇德瑞应赋》1卷、《杂都赋》11卷、《杂赋注本》3卷、《献赋》18卷、《百音》10卷、《述征赋》1卷、傅毅《神雀赋》1卷、梁武帝《围棋赋》1卷、《观象赋》1卷、《洛神赋》1卷、《枕赋》1卷等。(按:《五都赋》集张衡《二京》左思《三都》;《杂都赋》目下又署《相风赋》7卷、《迦维国赋》2卷、《遂志赋》10卷和《乘舆赭白马赋》2卷。今仅存萧统《文选》“赋类”分“京都”“郊祀”“耕籍”“畋猎”“纪行”“游览”“宫殿”“江海”“物色”“鸟兽”“志”“哀伤”“论文”“音乐”“情”15类别) 

  《新唐书·艺文志》:李德裕杂赋2卷、陆龟蒙赋6卷、李商隐赋1卷、薛逢赋集14卷、卢献卿《愍征赋》1卷、谢观赋8卷、卢肇《海潮赋》《通屈赋》各1卷、林绚《大统赋》2卷、高迈赋1卷、皇甫松《大隐赋》1卷、崔葆数赋10卷、宋言赋1卷、陈汀赋1卷、乐朋赋1卷、蒋凝赋3卷、公乘亿赋集12卷、林嵩赋1卷、王翃赋1卷、贾嵩赋3卷、李山甫赋2卷等。 

  《宋史·艺文志》:徐锴《赋苑》200卷、《广类赋》25卷、《灵仙赋集》2卷、《甲赋》5卷、江文蔚《唐吴英秀赋》72卷、《桂香赋集》30卷、杨翱《典丽赋》64卷、《类文赋集》1卷、谢壁《七赋》1卷、许洞、徐铉《杂古文赋》1卷、王咸《典丽赋》93卷、李祺《天圣赋苑》18卷等。(按:宋人辑录重唐人,宋初李昉等编纂《文苑英华》收赋1378首唐律赋,姚铉编纂《唐文粹》辑录55首唐古赋。又范仲淹辑《赋林鉴衡》主选唐律赋,以为科场龟镜,书佚序存) 

  钱大昕《元史·艺文志》:郝经《皇朝古赋》1卷、虞廷硕《古赋准绳》1卷、祝尧《古赋辩体》8卷、无名氏《元赋青云梯》1卷。(又,清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增录有冯子振《受命宝赋》1卷、《古赋题》10卷、《后集》6卷;另著录《古赋准绳》为10卷,《古赋青云梯》为3卷。又据宋濂《渊颖先生碑》,吴莱有《楚汉正声》2卷。上录诸集,今存祝尧《古赋辩体》与《元赋青云梯》两种。另有赋专集如杨维桢的《丽则遗音》与《铁崖赋稿》) 

  《明史·艺文志》:刘世教《赋纪》100卷、俞王吉《辞赋标义》18卷、陈山毓《赋略》50卷。(按:俞编、陈编尚存。另,明代赋集存目者尚有:佚名辑《赋苑》8卷、李鸿辑《赋苑》8卷、施重光辑《赋珍》8卷、袁宏道辑、王三余补《精镌古今丽赋》10卷、周履靖、刘凤、屠隆辑《赋海补遗》30卷、无名氏辑《赋学剖蒙》2卷、无名氏辑《类编古赋》25卷、余绍祉辑《赋草》1卷,叶宪祖《青锦园赋草》1卷等) 

  清代赋集数量巨大,据笔者寓目所及约五百余种,择要选录于次: 

  (1)赋总集:陈元龙编《历代赋汇》184卷、赵维烈辑《历代赋钞》32卷、陆葇辑《历朝赋格》15卷、王修玉辑《历代赋楷》8卷、张惠言辑《七十家赋钞》6卷、张维城辑《赋学鸡跖集》30卷、关槐辑《赋海类编》20卷、黄滋爵辑《赋汇海续编》8卷、二云楼主人辑《增广赋海统编》30卷、鸿宝斋主人辑《赋海大观》32卷等。

    (2)赋选集:以通史性质分者如王冶堂辑、雷琳、张杏滨注《赋钞笺略》、鲍桂星辑《赋则》4卷等;以断代性质分者如佚名选《六朝赋钞》、马传庚选《六朝唐赋读本》4卷、邱与凡选《唐人赋钞》6卷、汪宽辑《宋金元明赋选》8卷、沈德潜辑《国朝赋楷》6卷等;以主题性质分者如李元度辑《赋学正鹄》10卷、徐斗光选《赋学仙丹》1卷等;以地域性质分者如杨浚辑《闽南唐赋》6卷、欧阳厚均辑《岳麓赋钞》3卷、姜学渐辑《资中赋抄》2卷等;以文人团体分者如景祺浚辑《四家赋抄》4卷、宋景关辑《赋稿合编》11卷等;以馆试赋性质分者如法式善编《三十科同馆赋抄》32卷、孙钦昂编《近九科同馆赋抄》等;以体类性质分者:如选古体赋者则有王芑孙辑《古赋识小录》8卷、梁夔谱辑《古赋首选》1卷、丁履恒辑《骚赋杂文》1卷等,专选律赋者则有潘世恩辑《律赋正宗》2卷、朱一飞辑《律赋拣金录》4卷、吴纯辑《律赋凤楼集》4卷、任聘三辑《律赋选青》4卷等。 

  (3)赋专集:按:明以前赋专集甚少,至清编纂赋集之风始盛,其中影响较大者有:张士焘《味兰轩百篇赋抄》4卷、杨恩寿《坦园赋录》1卷、潘尊祈《小松鳞书屋赋存》1卷、江璧《子笙赋抄》1卷、程祥栋《东湖草堂赋抄》2卷、朱骏声《竹笑轩赋抄》4卷、朱一新《佩弦斋律赋存》1卷、沈叔埏《剑舟律赋》2卷、郑德璜《师竹斋赋抄》1卷、冯熙《蒙香室赋录》2卷、熊琏《澹仙赋抄》1卷、王再咸《泽山赋抄》1卷、刘岳云《食旧德斋赋抄》1卷、王宝庸《律赋效颦》1卷等。 

  萧统《文选序》:古诗之体,今则全取赋名。荀宋表之于前,贾马继之于末。自兹以降,源流寔繁。述邑居则有“凭虚”“亡是”之作,戒畋游则有《长杨》《羽猎》之制。若其纪一事,咏一物,风云草木之兴,鱼虫禽兽之流,推而广之,不可胜载矣。 

  范仲淹《赋林鉴衡序》:叙昔人之事者,谓之叙事;颂圣人之德者,谓之颂德;书圣贤之勋者,谓之纪功;陈邦国之体者,谓之赞序;缘古人之意者,谓之缘情;明虚无之理者,谓之明道;发挥源流者,谓之祖述;商榷指义者,谓之论理;指其物而咏者,谓之咏物;述其理而咏者,谓之述咏;类可以广者,谓之引类;事非有隐者,谓之指事;究精微者,谓之析微;取比象者,谓之体物;强名之体者,谓之假象;兼举其义者,谓之旁喻;叙其事而体者,谓之叙体;总其数而叙者,谓之总数;兼明二物者,谓之双关;词有不羁者,谓之变态。区而辩之,律体大备。 

  祝尧《古赋辨体序》:诗人所赋,因以吟咏情性也;骚人所赋,有古诗之义者,亦以其发乎情也。……古今言赋,自骚以外,咸以两汉为古,已非魏晋以还所及。心乎古赋者,诚当祖骚而宗汉,去其所以淫而取其所以则可也。 

  周履靖《赋海补遗序》:或载庚前韵,或独创新裁,譬圭璧之蝉联,俨宫商之迭奏。言玄象,不必梁园雪月之奇;咏坤舆,非借江海天台之笔。至于侈宫室之壮丽,则追踪鲁殿铜台;指人事之烦多,则媲迹思玄感士。其诸文史珍奇,冠舄器用,音乐之部,服食之需,林峦草木之繁,鸟兽鱼虫之异,即使王、谢濡毫,曹、刘伸纸,共绮合而芊眠,互弦挥而凄响,未知席列谁左也。 

  陈元龙《历代赋汇·凡例一》:秦汉六朝及唐以前之赋,有梁昭明文选、汉魏一百三家集、赋苑、修文御览、文苑英华、唐文粹六种书内所载甚多,咸为类次。其宋元止有文鉴、文类二书,至明文并未有专书。即近时所刻赋抄、赋格、赋楷等书,殊未详备。此外散见杂出者不少,今从各人文集及别种书内广加搜罗。(按:《赋汇》正集分“天象”等30类,外集增“言志”等8类) 

  陆葇《历朝赋格·凡例》:古赋之名始于唐,所以别乎律也,犹之今人以八股制义为时文,以传记词赋为古文也。……若由今而论,则律赋亦古文矣,又何古赋之有?(陆编因“格”分三大类:文体、骚体、骈体(包括律体)) 

  鲍桂星《赋则·自序》:夫赋有古有律,为古而不求之律,无以为法也;为律而不求之古,犹无以为法。 

  李元度《赋学正鹄序》:曰层次,曰气机,入门第一义也。曰风景,曰细切,曰庄雅,曰沉雄,曰博大,皆应区之品目也。曰遒炼,曰神韵,则浸浸乎进于古矣。曰高古,则精择古赋以为极则。由六朝以上希两汉,其道一以贯之。此循流溯源之术也。(按:李编分赋为“气机”等10类)

    姚鼐《古文辞类纂序目》:辞赋类者,风、雅之变体也,楚人最工为之,盖非独屈子而已。余尝谓,《渔父》及《楚人以弋说襄王》、《宋玉对王问遗行》皆设辞,无事实,皆辞赋类耳。太史公、刘子政不辨,而以事载之,盖非是。辞赋固当有韵,然古人亦有无韵者,以义在托讽,亦谓之赋耳。汉世校书,有《辞赋略》,其所列者甚当。昭明太子《文选》,分体碎杂,其立名多可笑者,后之编集者或不知其隔而仍之。余今编辞赋,一以汉《略》为法。古文不取六朝人,恶其靡也。独辞赋,则晋宋人犹有古人韵格存焉。惟齐梁以下,则辞益俳而气益卑,故不录耳。

    姚氏依文章之内容与特征,划文体为大类者十三,曰:论辨、序跋、奏议、书说、赠序、诏令、传状、碑志、杂记、箴铭、颂赞、辞赋、哀祭。提出“义理、考据、辞章”之举张。其论云:凡文之体类十三,而所以为文者八:曰神、理、气、味;格、律、声、色。神、理、气、味者,文之精也;格、律、声、色者,文之粗也。然苟舍其粗,则精者亦胡以寓焉?学者之于古人,必始而遇其粗,中而遇其精,终则御其精者而遗其粗者。文士之效法古人,莫善于退之,尽变古人之形貌,虽有摹拟,不可得而寻其迹也。其他虽工于学古,而迹不能忘,扬子云、柳子厚,于斯盖尤甚焉,以其形貌之过于似古人也。而遽摈之,谓不足与于文章之事,则过矣。然遂谓非学者之一病,则不可也。

    吾潘氏则依文章之形貌与特质,划文体为大类者三,曰:韵文、骈文、散文。凡排列整饬类乎诗者,应有韵,谓之“韵文”也;凡排列参差而散漫者,无韵,即非韵文,谓之“散文”也。然而,因排列整饬而无韵者,则毋能归类乎诗;反之,亦因排列整饬而非散化,故又不能归类乎散文。于是乎,此种非诗非散文非韵者,谓之“骈文”也。或曰:辞赋为韵文。余则曰:非也。夫辞赋乃何?其介乎诗与文之间一文体也,即介于韵文与散文之间一文体耳!非诗非文,近诗近文,半诗半文焉尔。显觇,辞赋为半韵文之文体,确信无疑者矣!其外,吾于姚鼐之“义理、考据、辞章”后,兼加“实用”,实则与曾国藩之为文主张甚为暗合。

    考辞赋之沿革,其辙痕清晰可辨:嚆矢于晚周,分支乎《诗经》,椎轮于《楚辞》,始名乎荀子,熟达于宋玉,至巅乎司马相如,鼎盛于汉魏,骈偶乎六朝,律化于唐,散衍乎宋,陵替于元明,中兴乎清,荒疏于民国,绝迹乎文革,崛起于开放,繁荣乎当今,此乃两千余载中华赋史发展之轨迹也。

    其间,五四运动,文坛盟主桐城派被打倒,文言文则为白话文所取代,辞赋亦销声匿迹。近百年以降,流风相师,传嬗赓续,沿流而莫之止,遂有辞靡赋丧骈惫之患。逮至伟哲邓公出,国家大势为之一变,则文化因由经济腾飞而繁荣,赋之复兴亦春风化雨,恰逢其时也焉。于是乎,西元2005年1月1日中华辞赋网之首建,则顺应历史之潮流,承应时代之召唤,肩负人民之重托,横空破世而帅然第一人点燃中华辞赋复兴之辞星赋火,进而于2008年成立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并创办《中华辞赋报》,轰然发起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声望日隆,每况愈上,遂成今之燎原之昌势也!

    是故,自[中赋]出,联洛阳赋院而大之,并光明“百城赋”为一途,策动导启“千城赋”之征文之汇编,挈揽众长,融汇千家,跨越百氏。将遂席两汉而还之三代,使屈原、司马相如、司马迁、扬雄、班固、张衡、曹植、庾信、韩愈、欧阳修、苏轼、前后七子、归震川、戴、方、刘、姚、曾国藩等之文,绝而复续。口衔文宪,虹旌猎猎,执赋坛之牛耳;独掌乾坤,风骚卓卓,握赋运之马缰。岂非所谓豪彦俊杰之士,大雅不群者哉!呜呼!盖自五四以来,一社团而已。

    未几,苏人东台名士赋魂黄公少平推誉[中赋]云:五四起,文言靡。文革祸,辞赋灭。开放后,机遇临。独赋帝,横空凌。谈笑间,人纷从。导航向,归于正。麾而统,赋已兴。昔有韩文公,道济天下之溺,文起八代之衰。今有桐城潘,勇充三军之帅,赋兴五朝之落。噫嘻乎!此岂非参天地,关盛衰,浩然而独存者乎?

    至于文辞者,道之余也;纂文辞者,亦教之末也。但非鸿儒者不足以析理阐道,毋硕耆者弗足以撰辞作赋弘骈,亡广崇之志者无以旷瞻高瞩而堪当大任,惟三者系于一身也者,泰斗之谓也。若见之罔明而知之罔的,则亦何以通古今,穷正变,论昔人,而毫厘无失也哉?逞私臆而言之,陋而不可为也;执一得而言之,狭而不足为也。趋于完备者有之,止于至善者鲜矣。自西元2008年以来,纂赋集者日众,而至今讫无善本,其以是也夫?其以是也夫!

    今,溥天同风,九垓一统。党恩浩浩其澜,激荡乎乾络之限;政泽衍衍其流,滂湃于坤维之极。威达八埏而昶昶,信抵九域以孚孚。威信并济,百姓同愉。自四害罢黜以降,政治开明,天下承平久矣;文教熙洽,各界秩序井然。编臻瑰典,道积而德厚;丕显国粹,文昌以祚广。盛世中华,兴百业之正隆;盟主[中赋],倡国故其尤酣。于是,运起沉转活之笔,挽兴灭继绝之珍。振大义于旧赋既亡之后,发奥賾于新辞未覩之先。《千城赋》暨《中华新辞赋选粹》,合焉而孕以续,《赋苑琼葩》因势粹然赋典而天成也!

    孔子曰:“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是纂也!搜之也博,择之也精,考之也明,论之也确。文辞赅富,琬琰为心;赋作博赡,玄黄成采。篇篇锦绣,可品光华对偶之章;字字雕龙,以赏玉蕊俪骈之句。灵秀乃骈,崇瑶词于怀抱之内;识博乃赋,吐瑯篇乎毛墨之端。写诸碑碣,播狼胥瀚海之声;炳若丹青,掩麟阁云台之美。绘声著色,形式固多溢美;撷艳流香,内容亦有箴规。使夫读者,若入山以采金玉,而石砾有必分;若入海以探珠玑,而泥沙靡不辨。于戏!瀚苑摛藻,卓尔千章;集稿弥丰,斐然巨制。风雅薪传,续旧赋之新编;龙光射斗,立不朽之圣言。无怪乎班孟坚赋就两都,名扬千载;左太冲构思十稔,纸贵一时也欤!

    嗟乎!征诸往史,诚鲜其伦。铸斯新纂,猗欤盛哉。振古若兹,奎光已透三千丈;于今维炽,风力行看九万程。遂引赋仙单公文忠七律一首,以美大著付梓之盛事。其云:

    海纳千篇才子章,云集百镇藻词乡。蟾宫赴会名流涌,雅苑飙升魏晋张。

    拯救高功标日月,弘扬伟绩炳川江。琼葩再现春秋笔,大赋长流翰采香。

    是为序!

辛卯年冬十二月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桐城派赋学会会长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第一发起人赋帝撰于中国文都望江亭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