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雷池文化 >> ◆【孔子】◎幸代明/何朝东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烹饪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刘昌文简介
◆中赋会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二) / 赋姑 编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29
   ○- 今日访问:14411
   ○- 本周访问:75655
   ○- 本月访问:322081
   ○- 访问总数:53379486
  双击自动滚屏  
◆【孔子】◎幸代明/何朝东

发表日期:2007年10月13日  出处:原创  作者:幸代明,何朝东  本页面已被访问 3235 次

 

   

(长篇历史小说 影视历史小说)

幸代明 何朝东

 

〈正宫〉·醉太平

婴孩失扶,母寡儿孤。官场倾刻转荣枯,坎坷仕途。且看《春秋》打杀烹时俗,删《诗》定《礼》传今古。崇尧宗舜复周初,强煞如心雄猛虎。

 

 

第一回   尼山赐子

朝庭震骇

 

〈双调子〉·水仙子

朝来五彩醉烟云,十里尼山不染尘。秋风扫叶惊鸦阵。夫妻跪拜神,鲤鱼酒水鸡豚。人如意,地报恩,震骇朝庭。

 

尼山属昌平山脤,居昌平山东北,昌平乡鲁沅村境内。其山巍峨峥嵘挺拨,层崖叠翠。春花夏草,秋蝉冬雪,四季变化莫之能穷。山腰清泉喷吐,细流潺潺。山脚有溪名曰智沅溪。智沅溪水出山清沏见底,霞光照射波光粼粼。纵然盛夏狂涛,溪水亦多碧绿。故人曰:尼山灵秀。灵在山,秀在水。

溪流两岸沃土千里,良田百倾,殷商之世,即有农家。

智沅溪北岸,尼山山脚有座巧小玲珑的四合院,院主叔梁纥。全家四口,两男二女。叔梁纥既有文彩,也善骑射,臂力千钧,二十岁当兵吃粮,作战英勇,多次立功,在军中混得一个小小头目。

鲁襄公十年(公元前563年)他从诸候之师攻入偪阳城(今山东枣荘南),正当士兵拥入城时,上悬城门突然下坠,眼看跨门士兵将成肉饼,叔梁纥不顾个人安危,纵身一跃,双臂举起城门让士卒通过,获得进城官兵拥戴,记下一功。战斗结束被上级任命为陬邑大夫,封田百亩。怎奈叔梁纥习惯兵营生活,坐下来管理地方政务很不得体。既不上跑送礼,也不善于勾兑应酬稍闲即上山打猎,久而久之得罪了人也不知道。三年大夫刚刚任满便解甲“归田”。归田放宽政策,由他选择有山有水的神灵洞旁修筑私宅。叔梁纥花光所有积蓄在舍旁购置20余亩良田好土,自耕而食,日子到也过得有滋有味,唯一不足是妻子生下一个跛足小孩,取名孟皮。这孟皮之意只披男人之皮而无男人之实,既不能犁田耙土,也不能应征服役。大家有所不知,春秋时代农民或农奴除上人丁税外,每年还有20天左右义务劳动,应召筑路或修城或集训打仗。叔梁纥曾在军中任职又作过地方大夫责任感与自尊心使他觉得自己应该生个聪明而身体健康的后代。

叔梁纥祖先是商朝卿大夫微子啟封国(宋)贵族后裔。其六世祖孔父嘉被宋司马华叔所杀。五世祖木金父因避难奔鲁定居鲁国。光耀门庭的传统观念使叔梁纥不甘心只得一个跛子小孩。那时是男人主宰女人命运的社会,即使贵族女孩嫁了丈夫也由丈夫处置,孟皮母生下跛足儿子还有什么说的。

叔梁纥从新寻妻,经朋友做媒聘得贵族颜氏之女微在为婚。微在年方二八,灼灼其华,且知书识礼又有一手好针线。叔梁纥自是百般喜欢,说不尽夫妻恩爱。可惜结婚一年仍无得子消息,叔梁纥暗中恼火。他多次到曲阜请高明巫师占卜,其结论都是相同的六字“无儿命中注定。”叔梁纥偏不信邪,专与命运抗争,经他与爱妻颜微在商量,乞求尼山赐子。

周灵王20年,鲁哀公21年(公元前552年)孟秋之末,雨后天晴,阳光特别灿烂,尼山隔外葱茏,秋风乍作把尼山打扮得好生妖艳,它青一块、紫一块、红一块不是春天胜似春天。使人触景生情,叔梁纥夫妻喜不自胜。

到达预定的目的地,叔梁纥便把带来的红布铺在地上,颜微在从竹篮里取出做好了的鸡鱼肉、酒壶摆在毡子上,叔梁纥拱手行礼后提壶斟酒,接下来找些枯叶堆在一起,打燃火石,旋即升起烟霞,夫妻俩跪拜一阵又将带来的竹筒放进火里,爆竹声突起,空谷响应,惊飞黄雀,夫妻俩再次下拜,以头触地,口中念念有词:“倘山赐子,当以尼山为名,永示纪念。”

一阵风来,树上黄叶纷飞,着火枯叶火灰起舞,红黑相兼如彩蝶盘旋,左右低徊,十分生动。

尼山活了,尼山笑了,一幅绚丽多姿的画卷展现在蓝天白云之下,美丽极了。

是日中午颜微在将祭祀鸡鱼肉或煎或炒或蒸或煮做了七八道拿手好菜,并征得丈夫同意请来孟皮母子共进午餐。叔梁纥豪情大作,足足饮酒一壶,颜微在孟皮母各饮半杯,小孟皮以酒沾唇,辣得他呀呀喊叫,三个大人抚掌而笑。一家人都酒醉饭饱才个自散去。

是夜,叔梁纥倒在床上合上眼皮便呼呼入梦,颜微在躺在丈夫身边,恍惚之中化为蝴蝶在尼山山麓花草之间款款飞翔,旋即又成少女站在路旁欣赏花草。猛然间,密林之中蹦出一位风度翩翩头扎小辫,身着翠绿长衫少年,娃娃脸蛋浮着微笑向她走来,颜微在目光闪灼心跳加快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她想拨腿便跑怎奈双脚不听使唤,她欲呼救张嘴发不出音。正不知如何是好,那少年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双臂抱住了她,她全身瘫软倒在少年怀中,瞬间好似腾云驾雾……不知什么时候,她才恢复知觉,张嘴大叫一声,冒身冷汗,醒了自己还躺在丈夫身边。叔梁纥翻过来问道:“什么事?”颜微在不答丈夫问话、钻进丈夫被子软绵绵的躯体伏在丈夫身上,双手搂着丈夫,嫩白的脸贴上丈夫毛茸茸的横肉脸上,红唇相碰,叔梁纥情绪猛涨,他掀开被子抱着女人滚动。一场馨香的云雨撒进了两颗干渴的心田。两三月后颜微在感到身体异常。忽夜,她悄悄对丈夫说:“有了”。丈夫高兴地抱着她亲了又亲:“有了就好。”

从此,灿烂的阳光白天黑夜都挂在叔梁纥与颜微在的脸上,孟皮母被叔梁纥叫来待候颜微在,操持一切家务劳动。叔梁纥除了下地干活儿便带弓箭上山射些竹鸡、野鸡斑鸠或画眉鸟、野兔之类的山珍供怀孕的妻子享用。他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尚未出生的孩子身上。他真想未来的孩子拥有尼山的巍峨,尼山的挺拔,尼山的灵秀。

周灵生21年,鲁襄公22年(公元前551年)夏历8月27日凌晨,堆在东方天边的乌云,一阵秋风吹拂渐渐散去。在鱼肚色中透出一道红光,随之变幻成斑斓的彩霞。地平线滚动着一轮玛璃,忽尔慢慢上升为簸箕园的红日。不知怎的,眨眼功夫竟从红日中蹦出酒怀儿大的火球。火球唰唰地从东向北飞到尼山山顶环绕半周,忽地向智沅溪东岸栽到叔梁纥家屋顶,金光四射,只听得数声产妇呻吟便传来婴儿的啼哭。俄尔,尼山方向传来呼声:“颜微在生孩子了,颜微在生孩子了,……”

据守候在产妇旁边的孟皮母介绍,“金光一闪,婴儿坠地,随之檀香扑鼻。”孟皮母捧着初生的婴儿,但见他胎毛岔耳,头方如印,浓眉大眼,……。令人惊讶的是婴儿蹦出母体时背北向南,左手指天,右手示地。

叔梁纥守候在产妇门外,听到婴儿啼哭便推门而入,孟皮母告诉他是个男孩,叔梁纥兴奋不己。他看一眼婴儿握着颜微在的手,安慰她几句便嘱托孟皮母照料好婴儿产妇,回头手舞足蹈地开门而去。

陬邑著名巫师离叔梁纥家二十余里,他出得门来便双腿如飞。走了一个小时就到巫师门前,敲门而入巫师正好早餐。巫师泡茶请叔梁纥客厅暂坐。

宾主见面,寒喧几句,便转入主题。巫师见叔梁纥满脸堆笑便问:“客官,有何喜事?”叔梁纥道:“舍妻生子。”巫师双打拱行礼:“恭喜,恭喜,贵庚,……?

叔梁纥立即报了婴儿出生年月日时。

巫师沉吟半晌:“客官,您是为儿子占卜还是……?”,“为儿子占卜。”叔梁纥答。

“好吧!”巫师立即按巫术程序操作。打燃火石引燃竹绳,烧炽乌龟壳,接着熄火,巫师双目如炬盯察龟壳裂纹,口中唸唸有词。叔梁纥尖起耳朵也没听清巫师说的什么,但见巫师结满蜘蛛网的脸上时雨时晴,一会儿阳光灿烂,一会儿乌云翻滚,自诩见多识广的叔梁纥也把握不住巫师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到底是福是祸是忧是喜,难于捉摸。

他注视巫师良久等待开口,巫师却守口如瓶默默不语。当过兵吃过粮的叔梁纥实在缺乏等待巫师故弄玄虚的耐性,他忍不住地问道:“这孩子……?”

“恭喜,恭喜,客官添了贵子,要说其贵贵不可言,要说其富,……”巫师煞住了话头半闭双目微嗔微哂,叔梁纥心中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燋灼不安,“大师不管它是吉祥还是灾星您都直说无妨。”

“我怕话说出口,客官承受不了。”

“什么承受得了承受不了,我叔梁纥当过兵吃过皇粮,稀奇古怪的事见过不知多少,大师您直言吧。”

“我就直言了。”“说吧。”

“只怕你家塘小,养不了这条大鱼。”

“大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孩子有灾星,一是离家而去,二嘛……”巫师看叔梁纥半眼,默然。

“二是什么?”“克亲!”

“克亲?”叔梁纥。“克亲。”巫师加重语气。

“有改无改?”

“这个……”巫师注视叔梁纥良久似乎在审察面前这位客官的内心。然后来回走动“这改么……难啦!”

叔梁纥当过大夫对巫师“德性”略知一二,便从钱袋里抠出钱币:“不成敬意,请大师笑纳。”

巫师双目瞪圆:“客官何必破费。”一边说一边抓过钱币:“待我向神灵通报,看神的旨意。”巫师言罢,南面端坐。双手合十,双目微闭。

叔梁纥忐忑不安,暗自叼唸:“尼山呀尼山您既赐子于我,就应该让他一长成人。”

不知过了多少时刻,巫师分开双手,眼球子转了几下说:“经神灵指点你那孩子可以不走,只是对你凶多吉少。”

叔梁纥自度身体健壮想必是巫师胡言,借此再弄些钱。但当着巫师的面怎能道出他的内心世界呢。他慷慨激昂的说:“我叔梁纥已年过五旬,只要孩子有出息,死而无憾!”

巫师双手打拱:“那就好,那就好,恭喜您了。”

叔梁纥掏出准备好的钱,别了巫师赶回家里不必细说,且说孩子出世引起的一场风波。

公元前551年,夏历8月27日凌晨,周灵王上朝,文武众臣应卯三呼九叩之后,排成两列站于天子龙位之下听候主命。周灵王龙眼大开,咧咧金口:“卿等有事出奏,无事退朝。”

灵王金言未坠于地,占天师出班匍匐于地:“小臣有奏”。“爱卿请起!”

“谢过龙恩”占天师又是三叩而起,“今日凌晨臣仰观星座,骤见北斗星旁出现一颗从未见过的小金星,光芒万丈。”

“此星何兆?”周灵王问。

“可谓之祥,可谓之不祥。”“何也?”“谓之祥者,天子有德出了相才,谓之不祥者。……”占天师复跪:“小臣不敢言。”

两班文武,有的为占天师捏把汗,有的暗暗蹬足为他惋惜,“何苦乃尔。”

周灵王坦然自诺:“爱卿但说恕你无罪。”

“依小臣看,此星来头不小,倘有贰心,……”

周灵王眉毛耸动:“如何是好。”

军师出班奏曰:“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北斗不可二星,依臣之见,及早图之。”

宰相曰:“新星之出乃天意也,依臣之见,修德以来之,查实以制之。”

周灵王点头,瞟眼宝座之下众臣:“众爱卿还有何奏?”

群臣异口同声:“没有了。”

周灵王:“宰相?”“臣在。”“传令诸候,务必查清邦域之中,八月27日晨出生婴儿。不管男婴女婴立案观察,定期上奏,不得有误。”“是”

不日,黄河汎官派人来洛阳奏到:“八月27日晨,黄河水清,龙马负图浮于水面。”

东海诸候使者称报:“八月27日晨海波不兴,海平如镜,阳光灿烂。”

泰山大夫进京上奏:“八月27日晨,泰山之阳,凤凰朝阳,百鸟拜会。”

周灵王诏见占天师言及国域之内种种吉祥,占天师曰:“此乃皇氏祖先之德,东周之兴可望矣。”

周灵王半喜半忧。喜者人才难得,皇家有望,忧者有尧无舜。自平王东迁,周室衰微已成定局,朕之子孙堪叹,倘有意外其奈之何?乃命宰相再传圣旨:“八月27日晨出生婴儿,立案之后还须监视,倘有越轨者可先斩之而后奏焉,钦此。”

婴儿到底如何,请看下回。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