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千山赋汇 >> 现代名山赋 >> ◆【天门山赋编】◎赋帝 整理 / 辞皇 审定 (11篇)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烹饪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刘昌文简介
◆中赋会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二) / 赋姑 编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29
   ○- 今日访问:13739
   ○- 本周访问:31539
   ○- 本月访问:389637
   ○- 访问总数:53447042
  双击自动滚屏  
◆【天门山赋编】◎赋帝 整理 / 辞皇 审定 (11篇)

发表日期:2013年12月11日  出处: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帝 辑 辞皇 审  本页面已被访问 2961 次

◆【天门山赋】◎陈美圣 撰文 / 赋帝 辑审

    天门山,古称壶头山,亦名嵩梁山。脉源于武陵之腹,矗立于澧水南。气势雄伟,傲世独尊;高峰孤耸,直插云端。于千寻素壁之上,双九朗照之中,有洞豁然。如天门洞开,似明镜高悬。此乃中华之珍宝,举世之奇观。昔东吴孙休以为祥兆,诏告天下,析郡而敕名;北周武帝顺应天时,率领群臣,登山而祈年。唐建灵泉院,宋构嵩梁堂,明清修葺寺庙,选址于南沿。更有当今能人,怀惊世之奇想,出骇俗之绝招。约国际勇士,驾银鹰穿越天门,握驶盘直冲霄汉。五洲称奇,世人兴叹。

    故山因洞而扬名,洞因山而璀璨。古树生于罅隙,盘根而抱石;老藤茏于树梢,攀岩而断山。珙桐树堪称古生化石,枝繁叶茂;红豆杉誉为当今珍稀,干壮骨坚。红榧银杏山毛榉,群落遍野;麻栗紫檀香叶楠,世代繁衍。黄鹂赛喉,余音婉转;猛虎长啸,声震人寰。苍鹰振翮,凌空而冲霄;蓬雀白鹇,追逐于草莽;果狸元鹿出没于层峦。毒蛇隐于石穴;岩蛙鸣于深涧。飞鼯之翼大如轮;米猴之身小若拳。其光怪陆离之景物,驰魂夺魄之诱惑,于君能不动心,能无钦羡?而天门翻水,樵者狐仙,鬼谷显影,野拂藏宝,俱蕴莫测机玄。于是高僧法师,慕名而汇聚;文人隐士,乐山而忘返。鬼谷子学易,演捭阖于洞府,壁留甲子篆文;赤松子云游,炼仙丹于山麓,峰浮缥缈青烟。周内使急流勇退,好清闲而留步山址;田山长迎难奋进,育人才而创立书院。赵县令吟诗,索句于学子,丕振一代文风;侯中书受聘,执教于嵩梁,传承千年经典。如是天门故事,村野传奇,或实或虚,或人或仙,家喻户晓,广为流传。

    喜今朝,好雨知时,惠风吹遍。为人谋利,立足于变。开发商慧眼识珠,唯择天门下大笔;策划者智力超群,专选科技出重拳。架虹索,立墩柱,越峭壁险峰,雄冠五洲,时代骄子创奇绩;观龙翔,巡苍穹,达天门仙境,扬威四海,旅游史册写新篇。炮声隆隆,劈山开道,万丈绝壁变通衢;车轮滚滚,驭车上路,九九回肠走平川。登石级而望天门,云缠雾绕;步云梯而入圣地,飘瑞浮岚。沿?岩而凿栈道,探鬼谷洞,峰回路转;拽枯藤而踏空?,瞰大峡谷,心惊胆战。修殿阁,塑金身,佛祖闻讯下天界;受香火,施雨露,观音获悉降人间。

    立足极顶,举头天外:东仰洞庭蒸腾之云气;西缅崇山悠远之光环。南望无际林场,碧波似海;北俯亮丽新城,街道如盘。足下绿荫环合,万木秀色争宠;丘岑拥翠,千峰翘首呈妍。路旁澧兰勃发,香弥幽谷;旷野清风拂面,爽通心田。不闻马达汽笛扰耳;却有松涛竹韵扣弦。其景,尽聚江南春色;其美,远比空中花园。身处此境,心旷神怡,如痴如醉,若神若仙。   

    非笔者称能作赋,实因大自然无穷魅力当歌,天门山原始生态当赞。保护环境,谋求发展;返璞归真,绿色休闲。此时代之呼声,人类之宿愿。

◆【天门山赋】◎邓立佳 撰文 / 赋帝 辑审

    游人慕张家界而来,居于永定城中,早晚推窗举目之间,但见上方有一庞物遮去半壁天穹,初看以为丛云,却半天不动。待云雾渐开,方知为一高山。此山横空出世,巍峨无比,其形酷似猛虎,缩身欲纵,气势非凡。移于城西,突见山中有一巨窿,南北对穿,炯然如烟。旁人告知:此乃天门山也!

    天门山原名嵩梁山。三国时期一次崩裂使天门顿开,吴王孙休以为吉祥,亲命其名,并设天门郡。古云,永定胜状,在天门一山;今曰,天门山乃武陵之魂。余以为,天门山何止永定胜状,何止武陵之魂,实为天下万山之魂,或曰:魂之山!

  天下之山皆曰坐落,唯此山可谓站立。其于城外兀地突起,昂首挺立,无所谓山坡山峰,也无所谓山脉相连,真可谓“唯我独尊”。最奇莫过于在千仞之上横开一洞,形如巨眼,“目空一切”。方圆万里,千山万水,皆为目下,不屑细顾。问天下之山,谁与伦比?设若早晴,云霭牵绕,朝霞满天,皆因洞而出,因门而生,如执彩练,满天挥舞,十分舒展;抑或阴雨,天门洞吞云雾、吐闪电,变幻万千,横扫长空,何等潇洒!
 
  然天门山于天下之事绝非漠然,天门眼虽高高在上,却对人间沧桑、世事变迁,莫不关怀。澧水河于其脚下婉转而过,或歌、或泣、或欢、或忧,皆因天眼洞察,心潮起伏。平素间,天门洞顶有稀雨飘落,仿佛泪涟。至情极,无论干旱或者久雨,天门眼会突然翻水,覆盖门洞,一如瀑布。天门山是如此慈悲,如此多情,焉能不谓山之魂抑或魂之山乎?

  天门山四面绝壁,成台形高耸,古往今来几近无人可攀。虽有“云梯仙径”可达洞口,但若登上山顶,可谓难上加难。而天门山上则相对平坦,有山泉溪水,石林野坡;更有奇花异草,珍稀动物,原始次生林……果然天上世界,“空中花园”。登临此境,倘佯山间小溪,行走密林从中,只觉天风吹衣,天籁袅袅,便有飘飘欲仙,身处天国之感。

  窃以为,观天门山应有四观:居于城中抬头仰望是为一观;置身其中,举头上望是为二观;登上山顶俯身鸟瞰是为三观;立于山头,放眼远望是为四观。唯四观最为壮观。须晴日,万里无云,玉宇澄清,放眼望去,澧水东流,悠悠扬扬,似为飘带;崇山西列,千姿百态,仿佛游船。此刻,必胸怀开阔,心境高远,雄心勃发。远眺金慈银澧,人杰地灵,常德桃源,英才辈出;转望湘西凤凰,含英咀华,桑植永顺,龙蟠虎踞,崇山峻岭之中,有将军元帅引马傲立,文豪政要名扬天下……而百里之内,难有比肩者!清人刘明灯,祖居山之下,算得上是名人,凭作战勇猛官至台湾总兵,却因中计失国土,贬回故里。最可叹大溶(当地一地名)李京开,虽读书却屡试不第,倾其囊凿就玉皇洞,欲登天而无路,只好望天门而兴叹,借石雕而抒怀,意志消沉之气溢于文字,万不可效也!

    登斯山,数人物,有此憾,总怆然。究其因,痛感教育之落后!教育乃成才之基础,唯追尊师重教方能营造文化氛围,唯文化氛围方可造就人才,唯人才方能振兴一方。此番道理,其实先人早已昭然。元十二年间,蜀人王申隐居天门山,兴办天门书院,不料毁于战火。此后,虽有仁人志士立志兴学,无奈时运不佳,强人横行,难成大业。是如此,乡人重武而轻文,便成习俗。

  今张家界非昔日大庸之可比也。人民政府平匪治乱,社会安定;平民百姓安居乐业,民族团结。甚者,二十年来,改革开放,翻天覆地。奇山异水引无数文人骚客蜂拥而至,热情讴歌;风景名胜召各路豪杰,会集于此,参与建设;更有领袖人物亲临天门,指点江山。真乃政通人和,百废具兴。此为兴学重教,人才辈出之天时也!

  吾笃信,永定于此盛世之年,定层出风流人物,不负天门雄山!

   (作者曾任中共张家界市委常委、永定区委书记,本文原载《湖南日报》)

◆【天门山赋】◎晏滔 撰文 / 赋帝 辑审

    两仪肇辟之初,侏罗白垩之世,地脉击撞,岩浆喷涌,襄诸四塞。海浸退,天门生;眼空四海,壁立千仞,堆青抹翠,各鸣天簌。观夫碧障丹垣,门壮东南之胜;丽拔永福,辉映樟水。实仙幄之灵区,冠寰中而秀媚。

    昔在南朝之时,葛洪于焉栖息;亦十国闽王之代,审知猎归葛岭,访葛庐之清幽,罗浮未曾徙屋。姬子沉香,焕焉芙蓉。而郑侨犹想夹漈遗风,程门固尔立雪,缅兹教化,载朱子之芳声于万古。

    曲水流觞,玉帛会同,陶陶然见天地之大。于是滔滔渺渺,汨汨漪漪,叹为逝者如斯。凡我感怀触物,敬悟其源逢圣水,流出名山。恍岚光之新旦,浅绿璀灿;丽色映层峰而逶迤,层波涌苍龙之琰琬。忽抬望眼,福门中敞,斯地设而天开,于绝顶中舒发日月,轩豁而仙客招邀。

    仰止天门,卓绝永阳。洗我万斛之尘,复我先天之真;至此金章可抑,明珠可斥。虽尘寰回隔丹丘,人境逍遥,誓将策竹筇,系谢屐撷芳草,酌溷流以为寿。仙山缥缈,驰光速代谢,苟欲昔谢康乐之游,睨婵娟惟赋诗,临宇宙而畅怀,欲竟吾生以徜徉,寄此天门而不朽!

    若夫虚心可托,端概福门为开。烈日雷电所不能欺,斧斤风雨而不能斫,盖千古一遇也。登是山之巅,穷远览之胜,汗浃客衣,相视谈笑间,志在抟扶摇直上者,期于息机与物无竟,超千古而立于独,会心不远。转尔见翁杖于门,苍然古色,时霞空日净,梵呗引天风穿门,悟盈科之序,笑已不识斗量之语。若何商之山,复有采芝皓?

    郁郁天门,石磴磷磷,溪壑砉砻,栖云鹤之侣;峰峦攒折,飞流高挂半岩喷雪,藏雾豹之伦。猿吟木未,乱石或立或踞,蛇藤幔布,古树盘根,碧涧淙淙,地河湍湍,献奇叠翠,应接不暇。非尘夫之可到,岂俗子之能臻?春雨之心,秋霜之气,以林木为靓妆。巍峨绀宇临古渠,山川终护虫鱼文,雨淋日炙不得朽。借问欧阳永叔与君谟:不知据何译仙篆?霖雨望苍生,评茶剪烛,熏亲篝火,舞扇歌裙,唱和帘栊,见染窑遗迹,植蓝制靛近躬耕,恍若隔世。且作山中宰相,忧乐先天下。

    知天门非幸致,福不虚生,现山灵之幽趣,显神化之光明,溯人文之由来,羡生物之多样,睹佳色于清流,居民俗皆化美,旋听和谐声于海晏。

◆【天门山赋】◎李淮滨 撰文 / 赋帝 辑审
 
    西去潇湘,弥漫处,江山奇突。千百度,荡胸决眦,浩然悠惚。奇境觅仙揽碧野,佛国天界舒极目。众山小,平步入青云,灵霄蹴①。
 
    苍穹尽,云梦出。凭日月,腾空入。驭银鹰飞越②,洞开天幕。拔地冲天寰宇内,烁今旷古堪谁复?任纵横③,蔚蔚几千秋,天门兀。

注释:

    ①蹴:一蹴而就的意思。
    ②此句是指公元一九九九年人类驾机穿越天门洞这一壮举。
    ③纵横:相传纵横鼻祖鬼谷子曾隐居天门山的鬼谷洞内学易,此处有借天门山传说赞叹人类驾机穿越天门之举,一语双关。

◆【天门山赋】◎龙潭桥 撰文 / 赋帝 辑审

    紫鹊界天门山赋

    三湘四水,独秀玉峰;新化之东,翠微葱笼.造化所毓,龙脉衍生.丹青画意,奇观天成.远眺蓝峰环簇,浩浩兮若碧海涛涌,近观云接空,漫漫兮如青幔覆穹.烟雨春色迷蒙,花灼灼而清艳,绿荫浓染夏梦,木华华而嘉荣.轻霜淡露秋红,水泠泠而潺澈.冬青凋凌色轻,石嶙嶙而玲珑.绿浪梯田飞练,势若贯日之虹.紫气一脉绵旦,祥呈梅山之盛.英卉遍野,蝶舞处暗香浮动.蓊森苍茫,鸟鸣时悠情顿生。美景佳境,得坤势灵秀所钟,珍禽异兽,因生态而和谐.梯田山色,氤氲兮蔚岚蒸.凸碧凹晶,妖娆兮水墨春浓.珠生三湘,慨斯地天赐名胜,仙境梅山,唯此地享誉独丰.

    欲观夫紫鹊界之胜状,须身临其境,置身山中,拥青接翠,俗尘皆空.迂路回田,恋恋之随心所纵.分花拂柳,依依兮寻迹芳踪.美轮美奂,眼望处比比皆是,佳韵佳风,目接处生生无穷。世界第一梯田,碧浪滔天,稻香十里.湖南首屈名山,万木郁葱,竹秀千顷.树葳蕤而花斗艳,山峻茂而鸟争喧,蛙千声而劲鼓,溪十里而鸣弦.玉立临风,夫欲何从?怡然如斯,唯愿无终.

    嗟夫!其名紫鹊界者,乃梅山之古地也.昔名不见经史传略,地不足千里驰骋.然天时借改革之风,地利依桂贵兼容,风雨几度,终展鹏程.城乡并举,百业兴盛,以生态之美,招商四海以隆.以环境之优,引资八方而用.创新旅游文化,造福一方公益.丰富人文内涵,利济万家亨通.和谐社会,国以稳安为重.小康民生,居足衣食之丰.小生不才,抒之以赋.拙笔淡墨,且敬红网.

◆【天门山赋】◎佚名 撰文 / 赋帝 辑审

    游人慕张家界而来,居于永定城中,早晚推窗举目之间,但见上方有一庞物遮去半壁天穹,初看以为丛云,却半天不动。待云雾渐开,方知为一高山。此山横空出世,巍峨无比,其形酷似猛虎,缩身欲纵,气势非凡。移于城西,突见山中有一巨窿,南北对穿,炯然如烟。旁人告知:此乃天门山也!

  天门山原名嵩梁山。三国时期一次崩裂使天门顿开,吴王孙休以为吉祥,亲命其名,并设天门郡。古云,永定胜状,在天门一山;今曰,天门山乃武陵之魂。余以为,天门山何止永定胜状,何止武陵之魂,实为天下万山之魂,或曰:魂之山!

  天下之山皆曰坐落,唯此山可谓站立。其于城外兀地突起,昂首挺立,无所谓山坡山峰,也无所谓山脉相连,真可谓“唯我独尊”。最奇莫过于在千仞之上横开一洞,形如巨眼,“目空一切”。方圆万里,千山万水,皆为目下,不屑细顾。问天下之山,谁与伦比?设若早晴,云霭牵绕,朝霞满天,皆因洞而出,因门而生,如执彩练,满天挥舞,十分舒展;抑或阴雨,天门洞吞云雾、吐闪电,变幻万千,横扫长空,何等潇洒!

  然天门山于天下之事绝非漠然,天门眼虽高高在上,却对人间沧桑、世事变迁,莫不关怀。澧水河于其脚下婉转而过,或歌、或泣、或欢、或忧,皆因1洞察,心潮起伏。平素间,天门洞顶有稀雨飘落,仿佛泪涟。至情极,无论干旱或者久雨,天门眼会突然翻水,覆盖门洞,一如瀑布。天门山是如此慈悲,如此多情,焉能不谓山之魂抑或魂之山乎?

  天门山四面绝壁,成台形高耸,古往今来几近无人可攀。虽有“云梯仙径”可达洞口,但若登上山顶,可谓难上加难。而天门山上则相对平坦,有山泉溪水,石林野坡;更有奇花异草,珍稀动物,原始次生林……果然天上世界,“空中花园”。登临此境,倘佯山间小溪,行走密林从中,只觉天风吹衣,天籁袅袅,便有飘飘欲仙,身处天国之感。

  窃以为,观天门山应有四观:居于城中抬头仰望是为一观;置身其中,举头上望是为二观;登上山顶俯身鸟瞰是为三观;立于山头,放眼远望是为四观。唯四观最为壮观。须晴日,万里无云,玉宇澄清,放眼望去,澧水东流,悠悠扬扬,似为飘带;崇山西列,千姿百态,仿佛游船。此刻,必胸怀开阔,心境高远,雄心勃发。远眺金慈银澧,人杰地灵,常德桃源,英才辈出;转望湘西凤凰,含英咀华,桑植永顺,龙蟠虎踞,崇山峻岭之中,有将军元帅引马傲立,文豪政要名扬天下……而百里之内,难有比肩者!清人刘明灯,祖居山之下,算得上是名人,凭作战勇猛官至台湾总兵,却因中计失国土,贬回故里。最可叹大溶(当地一地名)李京开,虽读书却屡试不第,倾其囊凿就玉皇洞,欲登天而无路,只好望天门而兴叹,借石雕而抒怀,意志消沉之气溢于文字,万不可效也!

  登斯山,数人物,有此憾,总怆然。究其因,痛感教育之落后!教育乃成才之基础,唯追尊师重教方能营造文化氛围,唯文化氛围方可造就人才,唯人才方能振兴一方。此番道理,其实先人早已昭然。元十二年间,蜀人王申隐居天门山,兴办天门书院,不料毁于战火。此后,虽有仁人志士立志兴学,无奈时运不佳,强人横行,难成大业。是如此,乡人重武而轻文,便成习俗。

  今张家界非昔日大庸之可比也。人民政府平匪治乱,社会安定;平民百姓安居乐业,民族团结。甚者,二十年来,改革开放,翻天覆地。奇山异水引无数文人骚客蜂拥而至,热情讴歌;风景名胜召各路豪杰,会集于此,参与建设;更有领袖人物亲临天门,指点江山。真乃政通人和,百废具兴。此为兴学重教,人才辈出之天时也!

  吾笃信,永定于此盛世之年,定层出风流人物,不负天门雄山!

◆【天门山赋】◎未知 撰文 / 赋帝 辑审

    天门山,古称壶头山,亦名嵩梁山。脉源于武陵之腹,矗立于澧水南。气势雄伟,傲世独尊;高峰孤耸,直插云端。于千寻素壁之上,双九朗照之中,有洞豁然。如天门洞开,似明镜高悬。此乃中华之珍宝,举世之奇观。昔东吴孙休以为祥兆,诏告天下,析郡而敕名;北周武帝顺应天时,率领群臣,登山而祈年。唐建灵泉院,宋构嵩梁堂,明清修葺寺庙,选址于南沿。更有当今能人,怀惊世之奇想,出骇俗之绝招。约国际勇士,驾银鹰穿越天门,握驶盘直冲霄汉。五洲称奇,世人兴叹。

    故山因洞而扬名,洞因山而璀璨。古树生于罅隙,盘根而抱石;老藤茏于树梢,攀岩而断山。珙桐树堪称古生化石,枝繁叶茂;红豆杉誉为当今珍稀,干壮骨坚。红榧银杏山毛榉,群落遍野;麻栗紫檀香叶楠,世代繁衍。黄鹂赛喉,余音婉转;猛虎长啸,声震人寰。苍鹰振翮,凌空而冲霄;蓬雀白鹇,追逐于草莽;果狸元鹿出没于层峦。毒蛇隐于石穴;岩蛙鸣于深涧。飞鼯之翼大如轮;米猴之身小若拳。其光怪陆离之景物,驰魂夺魄之诱惑,于君能不动心,能无钦羡?而天门翻水,樵者狐仙,鬼谷显影,野拂藏宝,俱蕴莫测机玄。于是高僧法师,慕名而汇聚;文人隐士,乐山而忘返。鬼谷子学易,演捭阖于洞府,壁留甲子篆文;赤松子云游,炼仙丹于山麓,峰浮缥缈青烟。周内使急流勇退,好清闲而留步山址;田山长迎难奋进,育人才而创立书院。赵县令吟诗,索句于学子,丕振一代文风;侯中书受聘,执教于嵩梁,传承千年经典。如是天门故事,村野传奇,或实或虚,或人或仙,家喻户晓,广为流传。

    喜今朝,好雨知时,惠风吹遍。为人谋利,立足于变。开发商慧眼识珠,唯择天门下大笔;策划者智力超群,专选科技出重拳。架虹索,立墩柱,越峭壁险峰,雄冠五洲,时代骄子创奇绩;观龙翔,巡苍穹,达天门仙境,扬威四海,旅游史册写新篇。炮声隆隆,劈山开道,万丈绝壁变通衢;车轮滚滚,驭车上路,九九回肠走平川。登石级而望天门,云缠雾绕;步云梯而入圣地,飘瑞浮岚。沿巉岩而凿栈道,探鬼谷洞,峰回路转;拽枯藤而踏空濛,瞰大峡谷,心惊胆战。修殿阁,塑金身,佛祖闻讯下天界;受香火,施雨露,观音获悉降人间。

    立足极顶,举头天外:东仰洞庭蒸腾之云气;西缅崇山悠远之光环。南望无际林场,碧波似海;北俯亮丽新城,街道如盘。足下绿荫环合,万木秀色争宠;丘岑拥翠,千峰翘首呈妍。路旁澧兰勃发,香弥幽谷;旷野清风拂面,爽通心田。不闻马达汽笛扰耳;却有松涛竹韵扣弦。其景,尽聚江南春色;其美,远比空中花园。身处此境,心旷神怡,如痴如醉,若神若仙。...

    非笔者称能作赋,实因大自然无穷魅力当歌,天门山原始生态当赞。保护环境,谋求发展;返璞归真,绿色休闲。此时代之呼声,人类之宿愿。

◆【天门山赋】◎平鲁诗会 撰文 / 赋帝 辑审

    尝闻:雾升天为云,云落山则雾。若登平鲁区府高楼,早晚举目环顾,多见北方有障,遮半壁苍穹,似云而久不见动,像雾静不升空。待气障渐开方露本真,一山横空静卧,巍峨厚重,其形酷似猛虎沉睡。前后四肢懒懒伸向铺上、钟牌二村,虎头硕大额顶自然村。侧身向阳而睡,其态四稳八达。感其非凡问之,乡人必自信而答:那即天门山也!

    天门者,往来之山道。雷火无常,铄石流金,挥汗窒息,攀越拔气。严冬剧寒,积雪如银,莽原披素,一望晶莹。军马踟蹰,脚夫却颜,雁飞平梁,鹰翔崖腰。烈日尚无庇荫,夏雨再无他途。出雁门北上,首关即此“门”也!杨家将“一箭定疆界”脍炙人口。古云,井坪立所,在天门一山。以余见,天门无愧井坪胜景、丝绸之路、晋商古道、北塞锁钥!西牵管岑、东挎洪涛、南仗雁门、北控大漠;怀盘紫塞御镇井坪镇,背靠靖边雄城凤凰城,右凭渴死后周巾帼肖红娘的四十里干沟,左倚马难并行的大明雄关北辛古寨。更何况跨马邑而攀北岳,过偏关而临黄河。雄浑伟岸,浩然大气,俨然平鲁人的宽宏气度、耐劳秉性。于是乎赋予新意:平鲁标志或曰平鲁魂灵之象征矣!

    天下之山皆具峰巅,唯天门可谓浑圆。其状柔然,侧首沉睡,雷电不惊,旁若他无,虽显峥嵘峻峭,无谓主峰次岭,浑然一体,确乎“唯我独尊”。论奇,莫过于称之为“门”的十里长坡山道;摩崖錾凿的“天门山观音寺”历世不灭;观音古刹独立高处熬寒如哨,目观一切、闻音十方。方圆百里千人万物,皆为目下不屑细顾。问客恒山之北,谁与伦比?早霜晚露,云霭牵绕霓霞幔天,皆就坡而生随门而起,如执彩练漫舞,十分舒展。阴雨霏霏,天门长坡吞云雾、吐闪电,起惊雷,气象千重变幻万端,横扫长空潇洒壮观!

    然天门山于天下之事热非漠然,虽高高在上,却对人间沧桑、世事变迁莫不关怀。紫塞御镇搂其怀抱,或柔或暴、或欣或忧,皆系井坪黎庶,心血不平情潮起伏。平素间,天门山稀雨绵绵仿佛垂怜。至情极,四面红日突大雨骤降井坪。无论干旱或者久雨,天门会突然翻脸,泼雨如倾盆,洒雹像倒箩。天门山如此慈悲,如此善感,焉能不谓山之魂、山之灵乎!

    天门山海拔一千七百余米,成卧虎状缓坡高耸。石林野坡,灌木成障,奇花异草,山珍稀药,酷像天上世界,空中花坛。登临其境,倘佯虫歌莺鸣间,行走密林荆棘中,倍觉慧风临身,天籁袅袅,更有欲仙飘飘,身处天国之感。难怪古往今来,有商贾、有逃荒、有兵将经观音寺必虔诚焚香祈祷平安也。明正德五年立《新建北岳神祠碑记》,清乾隆十二年立《重修药师碑记》,事详句实,字字闪烁。借清雍正年间晋南进士、平鲁卫教授,王霷妆平鲁八景《天门还翠》诗证:“名胜畴称第一山,天门峻极仰高攀。群峦拱翠云烟外,绝顶凌苍杳霭间。地势蜿蜒通两镇,势雄迤逦接三关。朔边偃教领过此,何日丹书被召边。”,可见寥廓北国,天门雄峙,等凌绝顶,同有“众山小”之伟观!

    窃以为,赏天门山应有四观:居于城中抬头北望是为一观;置身其中,举手扯云是为二观;登上山顶俯身鸟瞰是为三观;立于山头,放眼环顾是为四观。唯四观最为壮丽,逢晴日,蓝天红日,伸手撩云,玉宇澄清,九霄如洗。放眼望去,楼林迭起,铁驼穿流,囱塔耸天,似为露天舞台;虎头西列,峰涛涌浪,苍山如黛,千姿百态,疑为西海东泻。此刻,必襟怀开阔,胸存高远,雄心勃发,爱我华夏。远眺雄关雁门、要口阳防,静思尉迟恭、李梁材,钟灵毓秀英才辈出;转望凤凰含英咀华,龙蟠虎踞田植永顺,崇山峻岭之中,武有刘汉、刘铠、李国屏讨贼伐寇引马傲立,文有虞仲文、贾述尧、刘茂赏、豪杰政要舌战列强名扬天下;更有清代骁将刘诏,平金门扫海澄威震闽,粤海防,凭龙韬虎略受封顺德总兵,齐名大唐元勋尉迟敬德,方圆五百里难有比肩平首!清人高鸿举,祖居天门之下钟牌村,积地千顷,登仕而寡趣,望天门而自安,借豪宅而抒怀,消沉之气溢于砖木,嗣裔不效而屡屡仕接云路!

    登斯山,数风流,话沧桑,总怆然。深感河山之可爱,兵争之无奈,文化之滞后!教育乃成才之基,唯尊师重教方可营造文化热土,唯文化热土方可造就创新人才,唯创新人才方可振兴平鲁山水。此番道理,先人早已昭然。无奈烽火台上狼烟不绝,刀枪犁锄执手难搁,战伐时起,兵匪横行,安不恒久。是如此,乡人重武而轻文,舍远而取近便成习俗。

    确乎!今日平鲁非昔日大庸之可比也。平民安居,百姓乐业,人民政府敞开山门,营巢引凤,新景旧致,焕然璀璨,引无数文人骚客蜂拥而至挥毫讴歌,风景名胜召各路豪杰僧侣赏景观光,矿藏资源使八方财团会集竞争参与建设。真乃政通人和,百废具兴。此乃天门昏睡觉醒,人才辈出之天时也!

    当坚信,平鲁于此盛世,必假清风雄山之精气,定层出风流、扬天门雄风矣!

◆【天门山赋】◎潘飞 撰文 / 赋帝 辑审

    冬日登永泰天门山赋

    闽中胜地,永福仙居。西界樟城,北毗南屿。藐樟溪以东下,窥赤壁而南迂。鸾凤高翔,卷祥云以萦闼;蛟龙盘卧,飙彩土而填衢。熠熠清光,紫冲桂殿;巍巍雄麓,苍漫名区。呜呼!慕武陵而久叹,游幻境以长嘘。数枕黄粱,难平夙愿;一宜风物,敢遣微躯。

  岁在庚寅,序属孟冬。烟光相错,鼓瑟交通。腰围兰佩,尽屈平之倜傥;步履凌波,极宓妃之芳踪。才子讴歌,太白飘逸;佳人曼舞,飞燕从容。驾长车以趋信步,被赫日而驭清风。顺江流之瀚海,俨驿路之林丛。华峰九曲,蜀道千重。苟无志,何以攻?

  须臾万里,叹快哉之浩气;俯仰一息,临甚矣之莽苍。危峰纵立,擎沧溟之砥柱;绝壁横倾,划寰宇之剑光。潜龙逸飞,深潭万丈;猛虎狂啸,幽(四方。叠嶂屏屏,挥鬼斧以成洞;奇岩磊磊,舞神工而为堂。涌甘泉而地下,雕石乳以河旁。体态栩栩,形貌扬扬。至若百寻飞瀑,一泻沱滂;青烟袅袅,清水汤汤。万石直下,听鼓琴之欲醉;葫芦疾坠,怅荡魄之将狂。峰峦三簇,形如骆驼;镜子一湖,貌若红妆。天公喜怒,更衣易裳。或烟雨以缭绕,或霞光以铺张。叹山河之壮美;感世事之沧桑。

  嗟乎!时无我待,夜不暮沉。披星南斗,戴月北辰。极青枫以愁螺髻,望浮云而恨孤身。登高作赋,抒子美之凄楚;敬亭对樽,怜青莲之吟呻。高山有意,奏伯牙之美曲;流水无和,绝钟期之佳音。空余独子,自降寡人。凌云笔尽,涂拙文以自赏;青云志藏,表雄心而谁陈?恨鲍叔之无遇,管子何为?愁同父之不来,稼轩无邻!少游已矣,病鲁直以醉卧;季子绝塞,惹梁汾而啼痕。关山失路,萍水谁宾?知交零落,心事沉沦。风之凛凛,树之森森。尽杯盘之狼藉,穷醉里之乾坤。

  往之不谏,来之可追。六合骇瞩,寄蜉蝣于江海;八荒盈视,洒野马于尘埃。抛侘傺以云外,赏旖旎以天台。桫椤如刺,青藤若排。闻水声之汩汩,激流盘旋;享竹林之谧谧,曲径幽开。造物无尽,夫复何哀?

  呜呼噫嘻!欢颜奕奕,游胜地之无憾;翠柳依依,别仙居之难平。览前贤,不见英俊王朗;观后者,徒余粗鄙子凌(鄙人表字)。文不潘江,心有戚戚;辞无陆海,胆自兢兢。大义不行,微言待鸣。敢竭鄙诚,如履薄冰云尔:
  擎天砥柱望天门,须自武陵深处寻。
  直下白纱千尺瀑,纵横青嶂万顷林。
  霞光熠熠云梯洒,烟雨悠悠山麓侵。
  荡魄尘嚣去幽谷,黯然回首已销魂!

◆【天门山赋】◎丢名 撰文 / 赋帝 辑审

    西望三峡大坝,东瞻沪宁古邑。灵岩千仞,峙开双壁。屹立拥翠,上接天日。飞鸟不过岩头,苍鹰绕峦咫尺。蛟龙兮争拥狂澜,虎豹兮山中出没。天造地设之姿兮,则有斧凿之迹。厥象宏敞天门兮,弘开画图一幅。

  浩浩长江为路,褐山神山为屏。长江大桥为虹,中江古塔为楹。青山兮列为左壁,牛渚兮拱为后邻。西梁依江渚,博望见独尊。水噬山横断,云牵日边痕。月明风袅兮壶中未有之天,雾锁烟笼兮物外虚无之境。

  晴岚飘渺,朝露升腾。鸥立奇峰,雀落紫荆。倚空双台兮涛声喧万马,绣岩丹碧兮登临欲断魂。水通宵汉兮门外千层浪,高门峙立兮西仰芜湖城。断岸青松兮千垂倒影,四时花草兮吐纳朝烟。风举云摇兮渔笛顿挫扬新曲,流彩溢金兮征帆遥挂日边行。阁从云际出,轩内传清音。古龛有杖钵,幡灯夕照明。梵刹枕江兮列群释以安禅,爰立灵祠兮居二禺而作镇。

  壮哉,天门山!夹据洪流,历为天险。崖关地轴,雄踞要津。兵争要地,代有烽烟。吴楚之战,吴国艅艎失而复得。晋人伐吴,张象舟师御之山间。王孰作乱,夺梁山之险。之嘉之际,置戍于南岸。孝建元年,于两岸筑堰月垒。大明七载,立双厥城于关山。齐建之初,诏令梁山置二军。永元元年,胡松拒敌于山南。武德七年,冯慧亮屯水军博望。梁敬帝初,陈霸先帅舟师立栅。绍兴年间,朝廷遣官兵戍守。太平天国,举利剑击毙陈胜之。解放战争,我神兵山中灭凶顽。

  伟哉,天门山!发秀吐荣,上通云间。屹立芙蓉,苍翠插天。关防天地,启闭云烟。亘尔万纪,永镇人寰。名垂千古,声震宇环。万世天门,今焕新颜。输电巨塔兮高浸云汉,强大电流兮直奔东西。天门书院兮朗朗书声喧山谷,登山游客兮眷眷身影不知还。诗仙李白兮曾醉酒书博望,画家云从兮喜泼墨此山间。

  望天门,金罍高举。农家乐,美酒盈樽。

◆【天门山赋】◎邓力佳 撰文 / 赋帝 辑审

    游人慕张家界而来,居于永定城中,早晚推窗举目之间,但见上方有一庞物遮去半壁天穹,初看以为丛云,却半天不动。待云雾渐开,方知为一高山。此山横空出世,巍峨无比,其形酷似猛虎,缩身欲纵,气势非凡。移于城西,突见山中有一巨窿,南北对穿,炯然如烟。旁人告知:此乃天门山也!

    天门山原名嵩梁山。三国时期一次崩裂使天门顿开,吴王孙休以为吉祥,亲命其名,并设天门郡。古云,永定胜状,在天门一山;今曰,天门山乃武陵之魂。余以为,天门山何止永定胜状,何止武陵之魂,实为天下万山之魂,或曰:魂之山!

    天下之山皆曰坐落,唯此山可谓站立。其于城外兀地突起,昂首挺立,无所谓山坡山峰,也无所谓山脉相连,真可谓唯我独尊。最奇莫过于在千仞之上横开一洞,形如巨眼。方圆万里,千山万水,皆为目下,不屑细顾。问天下之山,谁与伦比?设若早晴,云霭牵绕,朝霞满天,皆因洞而出,因门而生,如执彩练,满天挥舞,十分舒展;抑或阴雨,天门洞吞云雾、吐闪电,变幻万千,横扫长空,何等潇洒!

    然天门山于天下之事绝非漠然,天门眼虽高高在上,却对人间沧桑、世事变迁,莫不关怀。澧水河于其脚下婉转而过,或歌、或泣、或欢、或忧,皆因天眼洞察,心潮起伏。平素间,天门洞顶有稀雨飘落,仿佛泪涟。至情极,无论干旱或者久雨,天门眼会突然翻水,覆盖门洞,一如瀑布。天门山是如此慈悲,如此多情,焉能不谓山之魂抑或魂之山乎?

    天门山四面绝壁,成台形高耸,古往今来几近无人可攀。虽有云梯仙径可达洞口,但若登上山顶,可谓难上加难。而天门山上则相对平坦,有山泉溪水,石林野坡;更有奇花异草,珍稀动物,原始次生林。登临此境,倘佯山间小溪,行走密林从中,只觉天风吹衣,天籁袅袅,便有飘飘欲仙,身处天国之感。

    窃以为,观天门山应有四观:居于城中抬头仰望是为一观;置身其中,举头上望是为二观;登上山顶俯身鸟瞰是为三观;立于山头,放眼远望是为四观。唯四观最为壮观。须晴日,万里无云,玉宇澄清,放眼望去,澧水东流,悠悠扬扬,似为飘带;崇山西列,千姿百态,仿佛游船。此刻,必胸怀开阔,心境高远,雄心勃发。远眺金慈银澧,人杰地灵,常德桃源,英才辈出;转望湘西凤凰,含英咀华,桑植永顺,龙蟠虎踞,崇山峻岭之中,有将军元帅引马傲立,文豪政要名扬天下而百里之内,难有比肩者!清人刘明灯,祖居山之下,算得上是名人,凭作战勇猛官至台湾总兵,却因中计失国土,贬回故里。最可叹大溶(当地一地名)李京开,虽读书却屡试不第,倾其囊凿就玉皇洞,欲登天而无路,只好望天门而兴叹,借石雕而抒怀,意志消沉之气溢于文字,万不可效也!

    登斯山,数人物,有此憾,总怆然。究其因,痛感教育之落后!教育乃成才之基础,唯追尊师重教方能营造文化氛围,唯文化氛围方可造就人才,唯人才方能振兴一方。此番道理,其实先人早已昭然。元十二年间,蜀人王申隐居天门山,兴办天门书院,不料毁于战火。此后,虽有仁人志士立志兴学,无奈时运不佳,强人横行,难成大业。是如此,乡人重武而轻文,便成习俗。

    今张家界非昔日大庸之可比也。人民政府平匪治乱,社会安定;平民百姓安居乐业,民族团结。甚者,二十年来,改革开放,翻天覆地。奇山异水引无数文人骚客蜂拥而至,热情讴歌;风景名胜召各路豪杰,会集于此,参与建设;更有领袖人物亲临天门,指点江山。真乃政通人和,百废具兴。此为兴学重教,人才辈出之天时也!

    吾笃信,永定于此盛世之年,定层出风流人物,不负天门雄山!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