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水赋汇 >> 现代名水赋 >> ◆【嫩江湾赋】◎郑长彦 撰文 / 赋帝 辑审 (3篇)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烹饪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刘昌文简介
◆中赋会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二) / 赋姑 编发
◆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荟萃(一) / 朱永红 编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28
   ○- 今日访问:581
   ○- 本周访问:581
   ○- 本月访问:340877
   ○- 访问总数:52482747
  双击自动滚屏  
◆【嫩江湾赋】◎郑长彦 撰文 / 赋帝 辑审 (3篇)

发表日期:2014年6月16日  出处: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帝 辑 辞皇 审  作者:郑长彦 撰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373 次

共搜索到 4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1/1页,每页 20 条
   『万水赋汇』◆【嫩江湾赋】◎郑长彦 撰文 / 赋帝 辑审 (3篇)
   『百园赋汇』◆【静园赋】◎郑长彦 郑钧龄 宋瀚波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Ⅱ』◆【论酒赋】◎郑长彦
   『千城赋·候选库』◆宝鸡赋 / 郑长彦

◆【嫩江湾赋】◎郑长彦 撰文 / 赋帝 辑审

    七月过望,近午时余同郑、宋、姜、周[1]诸公泛舟于嫩江湾水域。始绕江渚而行。凌万顷之清波,发一朝之逸兴。

    是时天低云暗,雾雨蒙蒙,开舟窗以凝眸,见青朦而无穷,混烟景于大块。凝神望远,依稀可见飞禽之羽振;充耳闻音,仿佛能察潜底之鱼吟。江流浩荡,水草参差,然虽有细浪拍渚岸之音,灰鹭振羽翼之声,游鱼窥舟人之影,细柳摇碧玉之条。而愈增沉寂之感。古人云“鸟鸣山更幽”意境于此可解矣。

    远江孤棹轻如一叶,渐离视线,不能知其所在。疑为烟云所吞乎!苇探长颈而吻鳞波,鱼摇细尾而逐浪迹。柳蒿盈岛,野卉传香。雏骛戏水,欲飞而无冲天之翼;老鸥旋空,思食犹有恋水之心。沧浪含情,欲挽舟而舟犹动;清风有意,不推水而水自行。

    天光稍霁,驰目数十里之外,清泽碧海,芳草萋萋。江如匹练,碧似绒毡。东望三肇,北瞥村镇,隐隐烟霾,疑为蜃楼海市。感于造化之钟嫩水乎!纵若许年江河肥瘦,此地天然湿土滋养生物从未懈怠也。

    曾几何时,踏遍江湾,时见鳞腾虾跳,雁落鹰飞,碧草离离,白帆片片,江波流而云影动,清雨过而蛙声传。拾卵拨茅,开弓弹雀。雨沐阳曛,冰疯雪戏,[2]尚思昔日童稚之游乎?采菱折蒲,抓鱼捉虾,假蚌壳以充釜,拾枯枝而作柴,野味香传,残云风卷,[3]非幼时于此之戏乎?昔日风华少貌而今安在哉!五十年重来,唯江川之未改,湿地之依然。山可笑我华发乎?水能认我容颜乎?风愿抚我胸襟乎?叹半生飘零,倏忽一瞬之间也!

    恨流光偷换我青丝兮,妒旧物日增妩媚。喜清风入我怀抱兮,犹见昔日之亲昵。山水之无语兮,莫非愧迎迓故人之不周乎?我告其曰:物换星移,春秋几度。草岁岁有枯荣,人年年添白发。纵使相逢应不识,人尚不能免,何独怪尔耶!但愿尔能青春永驻,与后代以希望也。

    船至中流,举目西向,望江楼梯道蛇旋,高处数夫恍似指数,是慕我等飘逸之风雅欤?抑笑我等睹物之痴心耶?置身于云水间忽而万虑皆空,飘飘然而物我两忘。风物怡人一致如此也!

    遥想当年辽圣宗幸驾畋狩,旌旗猎猎,气焰张天,何等雄哉!若逢其时,我等当为之长歌助兴。以壮声威。湘夫人空守于洞庭,,何如移莲驾降嫩水之滨,关东汉子情真切,与尔重整雅室妆台,芳心能慰否?

    任舳舻而漫游,观四围之百态。展换半世容颜,撒下一天风韵。新起之园林岸柳招摇,池荷含笑,路花摆首,亭榭听潮,雾锁长桥,风推细雨,紫燕穿梭,蛱蝶对戏。觅食野雀婉转留言,垂钓蓑翁沉静无语。

    玉石牌坊指云天而傲立滩头,望中犹记,此乃囊者我观江潮起落,看云涨云消之地也。山河时时添锦绣,绿鬓月月换银丝,恨青春难再,感极而悲,泪下沾襟者矣!

    牌坊尚未见联字于其上。静待知音者欤?郑宋二公之凝视,姜周一意之沉思,片时而见喜色,当必有锦绣文字在胸也。料翰林名士之笔,定不负人与物之期也。

    天无私覆,地无偏载,人若爱其其亦爱人。所谓民保生存之地,地养厚德之民。苟能加环境以真情,何忧子孙无李报耶!人有保土之责,土当有利人之惠。相辅相成之理又何疑焉。

    忘情间不知舟已泊于来处。

    壬辰年七月十八记

注释:

    [1]郑、宋、姜、周:为郑钧龄、宋瀚波、姜艳林、周世清。

    [2]抛冰块扔雪球之嬉闹也。

    [3]吃相之狼籍也。

◆【清明上河图赋】◎郑长彦 撰文 / 赋帝 辑审
 
    壮哉!张择端之伟卷。绘出汴河两岸清明时节繁华之气象。尽展北宋汴梁城内外一时之风土人情。士农工商,三教九流,舒闲劳作,栩栩如生,何物张公,竟如此下手耶?清明非独节气之谓,焉知不是政化之清明乎?

    于图所现皇城雄壮,木石簇拥。台榭回廊,俯流水则畅快;宫墙宇殿,枕长河而雍容。明中州之三春,御苑柳绿;美汴水之一带,粉杏桃红。曲径回环,亭台相接;牌楼错落,柳雾迷蒙。花树掩映;小桥流水过户;山庄安适,田野散畜清风。远山雾起,乃晖光之乍笼;柳韵烟生,是细叶之新丰。

    庙宇巍峨,旗杆高伸。绅士畅游,行中不失雅态;俗夫急奔,忙时何顾汗身。悬壶切脉,名医自能治病;配药依方,小店也有佳参。缎锦绫罗,屡添居家妻女;香烛纸马,多供行孝儿孙。云游道士,踏芒鞋以观物色;行脚僧人,背竹篓而见风尘。太平车独轮承重,木柴担两端平均。杂技师赤膊献艺,彩声高起;聚谈客轻装简从,信口胡云。香油坊招引顾主,鱼肉贾开称论斤。编制篮筐,满摊多呈花样;运载柴草,盈车高垛秸薪。行乞老丐,礼求四方施主;顽劣小儿,贪耍几处街心。赶鞭夫挽惊畜而救险,座谈客尝清茶而谈天。负剑英豪,赵燕慷慨悲歌之士;趋驼驮队,西域远途行贩商人。公廨迎送刀笔之吏,小桥往来城乡之民。或有他乡之游子,或为本土之山民。抬臂伸指,品评地方之特产;低头瞩目,观赏杂艺之高人。岸边憩饮,相邀不吞淡酒;杯内频添,未嗅已觉香醇。四少三老,临汴水而沐淑气;十光五色,望宫墙而谈古今。

    俯身吆喝,栏边人群高呼助力;桥下穿行,船中水手凝神弄桨。仪仗吹打,形式端庄。若不是官家陪夫人还愿,定当为权贵去礼佛进香。肆中酿乃陈年老酒。铺内肉实新宰猪羊。市招醒目,车轿塞窗。闲人围观热闹,相识执手话长。

    灰瓦白墙,院庭精雅,红楼碧水,亭榭远出。舟上相谈,恐是逸士文人;码头争渡,多应贩夫走卒。双人小轿,中藏女眷;骏马高头,上乘男夫。疑非小家碧玉,当为大户妇孺。莫非是:少妇观陌头柳绿,难忍寂寥,思借春游以遣怀;孀姑叹轻年帏空,不耐孤独。想凭踏青而当哭。

    粉红盈枝,自呈娇花之媚;青绿塞野,独显春意之浓。拱桥高耸,行负担之过客;长索横牵,引抵岸之艄公。树影之下,息一两散闲倦客,田畦之中,走几个勤恳耕农。黄犬踵车,不离旧主;花驴漫步,何厌东翁。伞轿从骑,自招摇过闹市,丛树闲庄,于沉静闻喧声。松石阶上,几佳人相与笑语;水阁台边,两权贵对揖辞行。纤夫拽绳,苦逆流之耗力;舟子摇橹,喜顺水之省工。散畜悠闲,衔高坡之嫩草,石阜向暖,弈席地之方枰。近水雅舍,少妇临轩窗而偷窥;远空闲云,山亭向碧落而招风。河水无痕,掩隋帝泛广陵之迹;山峦有意,含翠微扬新叶之容。赏心乐事,谁家招恁般热闹;清波画船,何人有如此风情?鼓噪喧哗,晴空远避飞鸟;颜欢心喜,陵岸高放风筝。粮船云集,供京师而漕运;夫役鱼贯,接埠岸之船蓬。愚夫问卦,低头以询厄泰;盲卜装神,掐指而算吉凶。

    脚乱手忙,是蒸尝未献;马闲意懒,乃祭扫方归;节妇素服,祭亡夫而穿孝;红楼佳丽,观闹市而掀帏。翻桶而遭毒打,阿谁家儿,隔窗而相受传,是何门规。

    喜渔夫而张网,泊游艇而落帆。入寺庙而拜佛身。仪仗远去;开篱门而招客饮,酒旗高悬。樯橹放远,送行人而遥望;戏台开锣,惹游客而近观。老者回首,唤慢步之幼子;小生驻足,等悠行之同年。肩担背负,如此匆匆来去;车载斗量,怎生碌碌往还。筏静篙收,当有鲜鱼入篓;树阴叫起,是唤舟子开盘。

    拽驼缰而健步,背上囊鼓,是过路商贾之攒拥。趋牛车而扬鞭,口中吆喝,非行街牧子之呼声?马阵重排,拉何物而较力?挑夫横窜,仗此业而谋生。牵车过桥,怜民夫独吃重;走卒抬轿,看贵人一轻松。

    全图笔酣墨畅,画彩仙灵。写人间百态千姿;绘尘世三教九流。无衰亡之势,有安乐之优。此图人谓之神品,然焉知非害人之物。徽宗好书画,轻于政治,择端不能劝君勤政,而以画媚君,粉饰太平。徽宗见图欣喜,更增玩物之心而丧志也。金人觊觎中原岂止一日,君臣全然不能察,置政事于不顾,书画岂能兴国?陈后主喜艳曲,李后主迷香词,唐玄宗好音律,李存勖醉优伶。皆因不能励精图治而使家山破碎,后人为之扼腕。今图中虽见繁华景象,而不久即陷于金奴铁蹄之下。终是二帝蒙尘,宋室倾颓。人主不才,虽有武穆之运筹,又安能措天下于衽席之上哉。可谓画虽佳过也大矣!

◆【殡葬择地对】◎郑长彦 撰文 / 赋帝 辑审

     李愚者,大安土人也。有客告李愚曰:“欲择地而安父祖骨。或曰静园非最佳处,以此岗非真山,水非长流也,未必能保后裔多福。”客既有此疑,愚劝其曰:“谋葬于巫山之阳可乎,其处高耸十二峰,下临万里长江可为佳矣。”客曰:“不能也。”愚曰:“五岳山水如何?可选其一。”客曰:“亦不能也。”愚又告之曰:“何不选湘之韶山?此出伟人之地。”客曰:“更不敢望此。”愚曰:“然客将视何处为佳乎?”客恨曰:“少时闻老人言,吾族祖上于界里原有风水宝地。惜自我太祖父移居大安后,现我辈已无处寻觅。”愚曰:“自尔太祖以来族中可有高官厚禄者乎?”客曰:“无。”愚曰:“可有富贵超于常人者乎?”客曰:“亦未有。”愚曰:“客知何故否?”客曰:“恐因不学所致耳。所以我立志督子学习。”愚曰:“既尔祖辈葬占福地,何以后辈仍平平乎?”客默然未有以应。愚谓之曰:“随遇而安,可摆脱无数烦恼。静园乃本土上上佳地,何疑焉?”客面带难色,居有间,曰:“可请谙阴阳者一相如何?”愚告之曰:“客何一愚如此耶?陵墓之择,无非朝阳背岗,清净安适,不受外敌侵害,后辈可及时祭扫,所谓风水,风非真风,水非真水也,人望之不生厌心足矣。静园之境,阳光普照,土厚山平。鸟唱可想杜鹃之啼,蛙鸣权作白猿之泣。莲花湖当比大海,黄土岗足抵高山。东高乃青龙昂首,西低见白虎垂头,松柳作大林,雕栏成华柱,黄泉亦可指山海为盟,梳妆当借湖水为镜。幽冥本虚拟世界,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十丈之外即是红尘,即使崇信阴阳之说亦无患也。何物风水先生可妄断祸福?愚人而已。先人得享一方净土,后辈尽可树碑立传,受万人观瞻,风光已足。人生而积德,子孙沾光,虽死犹生。生而为恶,子孙受辱,万世唾骂。岳武穆安于西子湖畔,改朝换代而未断崇敬者,即使异族问鼎,又何伤其分毫?奸秦夫妇虽一时得意,死后既白铁亦羞铸其身。假阴阳招福或远祸,未见其益也。”

    客曰:“静园虽可择,然闻说陵墓修建愈大后辈越得荫庇。果如是乎?”愚告其曰:“此不可信之言也。何哉?相传昔始皇帝发骊山夫数十万,经营陵墓多年,圹内方圆以里计,汞作四海,珠为三光,陵外兵马俑,室内竖姬奴。何等气派,而国至二世而亡。明十三陵依山而带河,覆压百里,苍松翠柏接天,果木盈丘舒臂。祥云高绕,紫气低旋。远望如仙山琼阁,而崇祯非但国破家亡,己身也未能寿终正寝。近代慈禧之葬,不为不厚,而未久即遭破棺露骨之羞。历代王朝中司天监皆望气之高士,观阴阳之妙手,人皆称其辈星动而知休咎,气行则晓祸福。陵墓之选当无可指摘。而后之劫难何不能入其算中耶?从未闻帝王而葬恶地者,但皆不能延续长久,可知人之富贵安康不但在天,更不在祖上之福荫,多为人自为也。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其理不欺人也!岂术士邪说而能断哉!”

    客闻愚言,沉吟良久曰:“善。”遂安祖墓于静园。

    未几,客独生子因勤于学业以高分考取重点院校。其喜极通电告愚曰:“果如公言。”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okpcx@163.com  投稿邮箱2:lcfw8888@163.com  短信手机:13485881066

    QQ1:1613619349   QQ2:364235722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