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园赋汇 >> ◆【悟园赋】◎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7篇)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时局赋】◎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修订稿4篇)
◆【水赋(并序)】◎赋智白学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微文美刊》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烹饪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刘昌文简介
◆中赋会缪山朱熹国学馆(朱氏宗祠)征联(二) / 赋姑 编发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29
   ○- 今日访问:2233
   ○- 本周访问:2233
   ○- 本月访问:360331
   ○- 访问总数:53417736
  双击自动滚屏  
◆【悟园赋】◎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7篇)

发表日期:2014年6月26日  出处:中赋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帝 辑 辞皇 审  作者:孙天浩 撰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478 次

◆【悟园赋】◎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時在甲午蒲月下瀚出梅前二日,霏雨乍作又歇,余間造古楓悟園,園主袁金華君攜與覽介,奕奕然有林下之風。餘感其裒翠集藝,親作躬為,圖鋟數年,矻矻之功終紹千年文脈。遂謏才不辭,因為賦。

    混茫太極,思臻無何有之境;生靈造物,豈至生忘死之祾!天地無羈,固有野馬息吹之淫淫;賢達有痗,時作夜闌不寐之兢兢。熠熠然不較而知得失;冏冏乎相比方識動靜。問梁苑何在?萬壽不竟;崇愷烏為?皋陶難平。自是有德乃立,有孝乃敬。不,未始則盡也。

    由是,沐於菁華感於大造者方有貞心,思在崔嵬神在雲霄徒真存高音。悟園甫成,德孝已竟。非人功與冥冥相協耶?非智器和莽莽相並耶?君不見筆墨氤氤,悉流於名宿之手;君不見木華薿薿,鹹發自首陽之精。嗟乎哉,直蔚為大觀也!

    佇望廊下,環墉鐫百名賢達;俯看域中,辟園分四區彰旌。首以二十四孝引,挈華夏文明之琳。若鬻己瘞父,齧指心應;若蘆服不究,凊席溫衾;若摭葚恣蚊,乳姑嘗病,莫不聞而涊然,觀則涔然耳!使穢者潛動劀孽祛朒之心;清者暗生惕厲儆訄之情。次以儒釋道教導,領中外思想之英。禮樂具興,色空並行,有無皆臨,理窮則盡矣!再以五十一傑顯,羅百工之岑嶙。特立不贅;周詳可馮。末以時人題贊結,總書家之頔昺。至極之休若矣!至極之懿莫若矣!

    蹀躞瞬間,猥欲服焮;縈紆俄頃,濁心克瀅。知孝之大,勝於本命;明德之要,積在溢瓴。養一技而濟世;善一術而修身。嗈嗈隱於翠蓋;諄諄主在衷膺。翃慮馳意,明物象之理;清心正行,合言行之定,豈謂無憬歟?亦豈謂無所謂憬也歟?!

    七知園主人孫天浩撰並書。

注釋:

裒:聚集。

鋟:雕刻。

矻矻:勤勞不懈貌。

紹:繼承。

謏:小。

混茫:宇宙初開之貌。

思:語助詞,無實義。如《詩經·魯頌·駉》:“思無邪,思馬斯徂。”之類。

臻:達到。

無何有:《莊子·逍遙遊》:“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 成玄英疏:“無何有,猶無有也。莫,無也。謂寬曠無人之處,不問何物,悉皆無有,故曰無何有之鄉也。”

祾:福。

羈:馬龍頭,喻約束。

野馬息吹:《莊子·逍遙遊》:“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淫淫:《楚辭·大招》:“霧雨淫淫,白皓膠只。”王逸注:“淫淫,流貌也。”

 痗:憂思成疾。《詩經·伯兮》:“願言思伯,使我心痗。”

兢兢:《詩·大雅·雲漢》:“兢兢業業,如霆如雷。”毛傳:“兢兢,恐也。”

熠熠:閃亮貌。阮籍《清思賦》:“色熠熠以流爛兮,紛雜錯以葳蕤。”

冏冏:光明貌。江淹《雜體詩·效孫綽》:“冏冏秋月明,憑軒詠堯老。”

梁苑:西漢梁孝王所建之東苑,也稱兔園,故址在今河南省開封市東南。據《史記·梁孝王世家》所載,宮室連屬,方三百餘裏,供梁孝王遊賞馳獵,並廣納賓客,時名士司馬相如﹑枚乘﹑鄒陽等均為座上客。

萬壽:晉代人許遜,避亂棄官,修煉禳災,136歲去世,全家拔毛飛升。後遍建萬壽宮以祭。

崇愷:石崇王愷爭富,事見劉義慶《世說新語》。

皋陶:為輔佐堯舜禹三代之臣,創刑造獄,為清正法官始祖,有聖臣之譽。

不:通“否”。

菁華:精華。《尚书大传》卷一下:“菁華已竭,褰裳去之。”

大造:天地自然。謝靈運《宋武帝誄》:“業盛曩代,惠侔大造,澤及四海,功格八表。”

高音:高山流水之知音。典自俞伯牙鐘子期事。

甫:剛剛。

竟:完成。

冥冥:《莊子·在宥》:“至道之精,窈冥冥。”注:“皆了無也。”

智器:智識品質。

莽莽:無邊無際。《楚辭·九辯》:“蹇充倔而無端兮,泊莽莽而無垠。”氤氤:煙雲盛大貌。 唐韋執中 《白雲無心賦》:“氤氤氳氳,或聚或分,其散也氣,其興也雲。”

悉:全。

名宿:有名望著。吳偉業 《壽王鑒明五十》詩:“當世數大儒,如君號名宿。”

薿薿:《說文》:“薿,茂也。從草,疑聲。”《詩·小雅·甫田》:“黍稷薿薿。”

鹹:全。

首陽:伯夷叔齊恥食周粟,采薇而食,餓死於首陽山。《史記》有傳。

直:簡直。

墉:高牆。《詩經·召南·行露》:“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

鐫:刻。

挈:舉。

琳:美玉。

教:教派。

導:開導。

鬻:賣。

瘞:埋。

齧:咬。

凊:涼。

摭:拾。

涊然:流汗貌。《昭明文選》:“涊然汗出,霍然病已。”涔然同。 《說文》:“涔,漬也。”

穢者:骯髒的人。

劀:刮去。

孽:醜惡。

祛:去除。

朒:不足。

惕厲:謹慎小心。

儆:使人覺悟不犯錯誤。訄:《说文》:“訄,迫也。”段玉裁注:“今俗谓逼迫人有所为曰訄。”

岑嶙:山勢高峻,喻傑出者。

贅:多餘的,無用的。

馮:通“憑”。

頔:美好。

昺:光亮。

休:美好,《易·大有》:“順天休命。”鄭注:“美也。”

懿:美好。

蹀躞:小步走路。《白頭吟》:“蹀躞禦溝上,溝水東西流。”

服:承受。

焮:燒灼。杜甫《火》:“勢俗焚昆侖,光彌焮洲渚。”

縈紆:旋轉縈繞。 班固《西都賦》:“步甬道以縈紆,又杳窱而不見陽。”

克:能。

瀅:清澈。韓愈《奉酬盧給事曲江荷花行》:“玉山前卻不復來,曲江汀瀅水準杯。”

本:自己的。

瓴:盛水之瓶。

嗈嗈:鳥鳴聲。《文選·孫綽》:“覿翔鸞之裔裔,聽鳴鳳之嗈嗈。”

翠蓋:形如翠蓋的植物莖葉,泛指樹木。 元好問《後灣別業》:“童童翠蓋桑初合,灩灩蒼波麥已勻。”

諄諄:反復告誡。《詩·大雅·抑》:“誨爾諄諄,聽我藐藐。”

 主:紮根。

衷:通“中”,內心。林覺民《與妻書》:“汝不察吾衷。”

膺:《說文》:“膺,胸也。”

翃:飛翔。《廣雅》:“翃,飛也。”

慮:思想,意念。《孟子·告子下》:“衡於慮。”

馳:捷行。袁宏道《滿井遊記》:“每冒風馳行,未百步輒反。”

物象:外界的事物現象。 酈道元《水經注·洛水》:“北曆覆釜堆東,蓋以物象受名矣。”

定:規定,法則。《尚書》:“以閏月定四時成歲。”

憬:《說文》:“憬,覺悟也。從心,景聲。”

◆【马塘赋】◎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爰有一处,肇自郭补。慈觉东渡,赴扬夜驻。开成烟柳软绿,申时村妇当垆。滨江鱼肆跳白,临海归帆挂壶。烟波浩浩,星罗萋葭之举;沙洲蠕蠕,棋布沧桑之局。孰为西周扶海之南缘?孰为六朝廖角胡逗之襟向?孰为李唐浔江之津阳?孰为五代世宗大溟之阴岸?孰为康熙内陆之金疆?噫!是曰马塘。

    斯有一地,名肇以鹿。薛氏东涂,蹴塘无故。尉迟饮马蓄武,邑民掘地汲渚。纷纭顾潭落户,摇曳爨烟金卤。甓镬无数,玉砂出煮盐之户;钟颖有法,亭民赖浚河之护。那得绍兴上场一十二数?那得洪武宋瑞大使之署?那得乾隆民灶田畴之富?那得高斌奏裁冗之主?那得绅董统由石港之库?噫!是曰骥渚。

    言有一方,历彼厄殃。溢涌顽固,所至耽恙。黜陟高知筑堰,希文掷颖脩防。魍魉望而却步,兆民欣然若狂。风雨穆穆,饱孕周粟之浆;地物蓁蓁;广立汉宫之粱。何所继宗妄称高阜致彭家之滥觞?何所王讯恤民难进无果之直章?何所柽芳补阙生以列祠之旌彰?噫!是曰晓塘。

    兹有一域,兵燹历特。锋殳交割,烝民草齰。猛虎苛捐饕啮,烽烟卷盖狼拽。道藉殍以犬盛,户无爨而镬阂。楚惟明道,大兴经筵之课;吴氏洪烈,首振共产之翮。曷处众贯三教为一于印心之阁?曷处刍倡平民之声于片楮之哲?曷处首兴重工于邑业?曷处广披桑农之泽?噫!是曰丰和。

    思有一所,雁馆来主。福兴庵成,花市总涂。阡陌纵横,满目是粮棉之库;军民一气,遍地皆寇顽之梏。饶乡多人杰之旺,足梓冯天灵之护。历焚而街不废,经灾而志不除。胡地比杏花高悬红枣之壶?胡地祛沉疴多益于天和之助?胡地萃聚饴食素糕于元盛之炉?噫!是曰郭补。

    爰有一乡,下漫帜觞。兆民以随,乾展坤张。靖难救国,篱火映天千百仗;克顽刈寇,桐本英气亿万贯。开新元而分地欢,庆新生以兴废忙。纷合作而相助,舍私具以炼钢。焉有恢恢赵珣为忠义之将?焉有翼翼东昇之楼纳三门之光?焉有灵灵于飞梅陵之凰?焉有芸芸墓冢毗接夥夥之牌坊?噫!是曰马塘。

◆【洋口港赋】◎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岁维玄黓执徐,月在柔兆敦牂,予携兴之洋口港,初蹬踏于曲漘之堤。冯极视而远眺;爰浊水而旋潦。汪汪乎海天就一,窎视若恢恢乎巨唇咬合,无觅腮颐耳。近芷根沙,朵连匿群群之鸟;乱洼蓄水,众毗潜娓娓之娇。翾羽极乐,无视拘拘之规;散鳞伏波,岂有愍愍之悲!遽然其顾,顿生城落蓬莱之慨;翛然而观,迅觉珠遗淞浦之在。噫!非为梦幻,实为真况,颛顼炫焉,仙真美哉!

    予逡巡有时,驱车将堍,遥见巨岩壁立,上镌赤字曰“洋口港”者。下伫四顾,但见栈桥探海,宛虹霓之长鬐,如虬螭之脩脊,端倪不可穷极哉!岂秦嬴之谓石桥乎!猗嗟良久,复登车前,迅讯若乘蛟龙入瀛宫耳!初见桠汊列八阵之图,胜鬼谷万般玄机;俄睹网罟布四维之象,过潼关千重女埤。浮下藏灵君,水里卧鼋精。弄波滟滟,承欢漭漭。神柱序驻,托万钧之梁;行者身厕,谩五指之量。念曩时初起,蒙蒙乎寥识,倘却而已焉,犹愚公叹望太行王屋而转,大禹悚惧河洛洪兽而困矣!故唯知识是卓,心志是坚,方鹰视海内,介介不群,终成此恢恢之功也。

    张皇间,瑶台至。履而叹神为虚,竖咸尚知勿能尽溟,何精卫不耶?故其千秋反侧之虑为妄诞也。今如东有作,成斯是岛,命为太阳者,如日东昇也。

    予茕步于太阳之岛,方察云师之所凭。浮云幽暗,玉台摇光。风师劲拍,翔羽徜徉。炁罐便便,雍容之能;管道网网,血精之脉。塔吊鹄立,巨臂鹏举。目此胜景,人欲无动可乎!适岛中有铁屋,无若建章,然冯可鸟视,胜处可依耳。遂捷上飞闼而仰眺,正睹瑶光与玉绳。长风激于河图,洪涛起自铜鼓。浸石菌于重涯,濯灵芝以朱柯。海若游于玄渚,鲸失流而蹉跎。结罝百里,迒杜蹊塞;挂帆千重,浪潠骊懷。惜周穆之不游,欺东方之无由。

    金台出水,岩渚横光;竦曜星汉,辉惊昊皇。初,汪洋之波无突,科学之澜有数。察海沟之渊微;立经济之巨恢。艨艟刹那云集,巨舰倏忽凫齐。石料击水,涟漪联魁。圈潟湖之阙牙,妆媚娘之梅花。劳人无分朝晦,汗水有发芬华。洎宏观甫展,百龙吐乌,湓水向溢,万众育雏。掬暗沙以成垍,积流波以定基。急寒却诸劳燠,阑夜明乎然燏。电花摄司春之魂,马达夺风伯之神。是时也,海内炯瞩,四夷倾注。频临漈而典,数望旌而鉴。众企尾随,多项首窥。热岛喧豗,港城鼎沸。极胜也哉!

    吁,真胜之极也!此日非彼夸父所追遗者,乃人力智力物力之构也。顿然予思飘云外,虑凌涛上,忽如图景在前,琳琅不可谛视。港城连缯,海船列阵。吞吐从容,吸纳由中。摛名异域,达殷有涂。盖苏中之仓廒,实华夏之瑰宝。郁郁乎不可备瞻耳!

    吁,予踯躅洋口之港,不经半日,感佩有加,肺腑汹涌,一时失江郎之笔。故胜景只可目不可形,只可潜形于中,不可明流于外也。予驽才不显,章句龃龉,奈何也哉!归而蹀躞园中,忽有感作少安尔。

    其一

    漶漫云涛遗玉笏,遮天雾海搓金桥。

    苍龙为问归何处?“我欲腾飞振九霄。”

    其二

    海涛深处起柏梁,万顷银花映日旋。

    天际忽如长袖舞,翩然身置在屧廊。

    犹不尽意,乃索书补序云:

    夫士当得意则登铜雀之台,当盛世则临太阳之岛。予昔负怀据梧,长作散花之吟,今抱志就港而抒,不可尽言个中胜概,二者不可一也。港桥之瑰伟胜寒烟衰草百倍也,亦过兴往情来,摇荡于晚风明月间千倍耳。楮笔有灵,大港生色。风雅骚人,或所不废。踌躇再三,吟哦律句有二,尔尔。

◆【掘港赋】◎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大江訇訇,淮水汹汹,历万载而汇拱;浊流泷泷,海水洪洪,越千里而止藂。春秋长为沙洲,始有浮海之名;东晋联诸杨泰,方饮廖角之旌。上汲江淮,下吞东溟;顾抱鲁辽,掞及东瀛。但见渚芷汀兰,郁郁葱葱;皋鸻滩鸢,呖呖嗈嗈,当不毛之疆耳。

    书谓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蒿覆万亩田畴,岂能无视哉!游民立至,草莱顿辟。盐丁纷沓,爨烟筑家。吴越争霸,封民在兹;孙刘抗曹,驱黎百里。司马连招,复为繁旺之地;两晋夷侵,方有鲁客之栖。麇集日夕,劬劬之劳;族居春秋;繁繁之茂。开疆立土,安忘阊门之陷;持家兴业,时忆建安之难。故音杂而声气求;殊途而心志投也。

    初,刘濞招亡命煮盐,始有盐潮之兴也。广陵郡属,煎盐亭土。地辟东隅而产夥宇内,奈何潮侵哉!至宋之范公卧堤,烝民决渠。沟连江海,河通内外。六气相合,二元交割。致以天降甘霖而勃兴;地承五穀而垂颖。禾麦成云;桑棉铺棻。呜呼,不啻无垠之仓廪耳!

    披广路,立通门;开廛市,庀人仑。骞日永升而普照;夫炁广隆而华丰。街衢通达过万户闾阎;肆铺隧列乱十里花烟。阗城溢郭;人接车旋。四帷红尘;五柳烟霞,盖皋东之胜也!

    向以醴醪香而人偷醉,美人丽而邪欲奸,倭人觊觎斯地之昳丽,安能全焉!峕当明季,倭寇奸,天狼犯;货肆越,民枉残。自兹营营联属;墩墩望烟。校场号角,入海声流五千里;野营弯弓,摩天矢向八千尺。有守备王者振于万历之际,呀三元之池而成渊,阻宵小于汤汤之表;累碧霞之阜而成丘,羌高望于咫尺之谯。既而庙宇成其松萃;元君落此烟生。花里疏钟敲不断;山门残阳覆满盆,一峕极江海之观耳。然阿房不存于兵燹,萋萋无觅秦砖;华清难见于骊山,漠漠安寻霓裳,而况此乎!故岁月销金人不见,胜行虚空鹤无声,古今一也。至若上真晚钟,唪经南无天飞花;国清铎风,慈航普度水生法。六佛飞檐,六主无意;三义雕栏,三生有知,皆余绪者矣。

    隋炀掘沟,至此沟绝;鱼人归港,无奈港阙。虽名出千载,然多阙者近焉。蒋匪恣肆,日伪横行;人民忿詈,共产引领。忽尔韩顽发难,遽然陶团回援。俄而飞蝗漫天,雷霆动地;顷刻草履涌前,籑笥吐炁。烽火散尽蔽天之霾;斯城固在军民之怀。岂非邪不压正之征乎!

    天开新颜,地序菁华之姿;丽日高县,物阜华胥之世。围海造田,恢恢续愚公之志;开闸治水,频频发大禹之机。皮棉百万,衣暖天下;粮油亿吨,腹果黎巴。哓哓跃进,炉火淬铗;譊譊文革,沸心辍铧。此其陌路荆覆而曲中求进所致耶?正末归本,其懿也欤!

    俱徂矣,看今朝。改革开旧章;开放焕新旸。商贾云集文蛤鲜;皋陶太息蠡湖烟。画栋毗连蠙山韶;华厦掩映长沙姣。若乃观其两翼,南有宿郭之观,夜明悬黎楼摩天;北有新城之象,气贯江海港堆鋆。无复道哉!

    乱曰:

    江积淮侵,春秋有名。

    浮海在瀛,联属在晋。

    田田之蘋,莫莫之荇。

    蚁居来廑,爨燎煎亭。

    堤蛟魃隐,池渊寇零。

    渺渺梵音,青青山蠙。

    产出海滨,潮通皇京。

    奸顽狞嚚,军民威凛。

    薄薄之泯,冉冉之昕。

    禾桑立命,港口腾灵。

    三争劬辛,三实图兴。

    杲杲之莹,璨璨之璟。

◆【如东赋】◎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噫乎哉!如东之为蕃茂也。妍妍兮,金蛤僡荟可仙兮;湉湉兮,蠙山要眇落鷭兮。腾升兮,烝民綝纚以庆涊;无为兮,耄耋愍怜以拂鬑。是以大智不为戋戋之言兮,蹈浪在乎趯趯之先兮。

    想肇始之初,渐渐兮,巨浪抱浮沙来宾;融融兮,大江携细砾来侵。豗豗兮,息壤可作卖鱼之津;戛戛兮,尖咀斯为落颿之荫。蒹蒹兮,游民担锄止而群群欣焉;渟渟兮,渔者笭箵至而重重盈哉。灼水为盐,顺漕运之兴兮;南北沟通,扼经济之命兮。渺渺兮,量四海寰宇之中左;浩浩兮,睎开天辟地之外所,岂不为斯地繁繁有应兮!

    然东溟峕作,洋洋兮,閈坍人销;艴艴兮,隰壅田暴。奈何哉!劬勩兮,弗能祛沆沆之潮;谨饬兮,不可逆沸沸之濠。因以仁人出于穷蹙之际兮;志士秀于偃蹇之时兮。范公庀乂,群情奋奋兮;巨龙倾覆,魁魅瑟瑟兮。灿灿兮,物华在兹,天庭无陈矣;瑰瑰兮,人杰不辍,地光有神矣。

    袅袅兮,爨烟凑集;璨璨兮,琅珰遍地。薿薿兮,林木昳丽,有文园雅集之宓;幽幽兮,境界引汲,举上清老君之炁。嘹嘹兮,山歌此彼;蹀蹀兮,花鼓次第。鼟鼟兮,锣鼓徐疾;锵锵兮,跳马起息。绵绵兮,徐氏之流懿;翙翙兮,啬公之张翼。淘淘兮,鱼水承黎民之怿;恓恓兮,先祖望小康之期。

    唏霫霫兮,天祸不及人祟;憙淫淫兮,蒋丧胜于匪沛;恨绵绵兮,日寇残过猛兽。昏昏兮,政无序以蒙蔽;离离兮,民无命以存隙。愀愀然兮,华胄之慁谁记?岌岌危兮,九州之运安系?

    幸之也哉!当此革危之峕,振振兮,马列横空出世;猎猎兮,共产雄风鼓励。凛凛兮,禀翻天覆地之誓;巍巍兮,承改弦易帜之意。江海烽火熊熊兮,众志成城佉倭寇;革命浪潮汤汤兮,前赴后继除污垢。自兹天光大开,蔚蔚兮可目;痏痍抚遍,蓬蓬兮堪贺。民之礽也!国之祺也!

    卷目既开,遽闻沿海战略之高音,迅讯兮,疾速以领樱;睽睽兮,百强以定心。蘧蘧兮,生活以富殷;侃侃兮,杂语以慕云。斯地也,交通纵横兮,水陆可至通衢之滨;物产饶足兮,环保不虚绿色之名。民风整肃兮,打牮拨正之功硙硙兮;社会安定兮,惩奸治孽之果累累兮。居于斯也,始知佛国净土为虚诞兮。

    至若洋口之举壮兮,精卫自叹弗如;太阳之浪犯兮,龙王亦称无助。海虹联湄,赳赳兮无匹;新旧一体,磅磅兮能及。鸥鸟翃翃兮;蚱蜢匆匆兮;机器隆隆兮;人声訇訇兮。宏图展兆民之愿兮,政党孚百姓之望兮。

    噫乎哉!如东之为蕃茂兮。瞻玄云之蓊郁兮,仰沉阴之冥冥;降甘霖之丰霈兮,垂长溜之冷冷。激清风以漂潦兮,发皎日之莹莹;振余策而长驱兮,每临食而兢兢。舒绿叶以葳蕤兮,吐芬葩而芸芸;歌盛世之美惠兮,抒胸臆而淋淋。

    词曰:

    春秋为肇,扶海在潮。

    东晋毗连,吴王开灶。

    缤纷来居,掺杂走盗。

    霹雳兵营,抗倭纠小。

    打顽击寇,功绩明皎。

    此地是温柔之乡,形胜之郊。

    港口之汇,彭祖之校。

    绿色之都,发展之标。

    只因那物华馥馥,河海渺渺。

    文脉滋滋,政民调调。

    不愧为广陵门户,海防津要。

    海上襟袖,经济虹桥。

◆【新店赋】◎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新店镇志有诗词歌赋一卷,因作骚体赋一章,补缀之阙,乃寓不让古人之意。

    鹏徙南溟止于斯兮,颔珠遗于漻。沐精气而隆积兮,穹崆以为皋。披离芷岸迤逦拱奉兮,百灵滋于濠。爰壅塞横江以成陆兮,草莱其蔓茂。东曦周天至旸谷犹顾兮,不可揣而要。女娲遗恨东南之倾兮,未掇补之皇高。天元地精孕千年而娩兮,曰不二之灵宝。何由祥符汗漫兮?盆而掬五谷兮?曰:勖开不毛。

    风物既开,江海珠联,卓东南而无伦兮;五代以肇,斯世始赫,特工农而有声兮。嘉树铺翠,神农贻珍,禾谷泛黄,田畴育华胥之璊兮;炊篆袅屋,鸡犬相闻,院舍接桃园之堩兮。咸问“客从何来”,殷勤不下三家之村兮;耄耋捻拂皓须,杯觥莫非彭祖之樽兮。

    嗟乎!于戏也哉!四时乐之无尽兮,晦朔罔之芟分。仰春风之和穆兮,辨百鸟之婉音;沐东曦之煦融兮,察万物之肇萌。挽新绿之薿薿兮,咀桃花之曩闻;循淙溪之流缘兮,绝天台之反尘。忽夏日之漫翳兮,和慵蝉之弹筝;张天地之华盖兮,舒方寸之温敦。摇轻蒲以狎萤兮,邀织娘之来奔;拂惓惓之积郁兮,抚屏翳之堂门。喜商飙猎猎之兴兮,正腴之气恣横;畴野橤橤之稼兮,斯民之获饶成。稻米粲粲之润泽兮,唯神农之遗珍;黄觥酽酽何浓兮,论滥觞之乾坤。陈水陆之鳞甲兮,扫迢递之蜀痕。凋零之气含混兮,瑞雪夜覆田畛;望天地之一色兮,琼粉扑落畹蓁。鸡豚之香缭绕兮,桃符祈示年祯;爆竹之声缤纷兮,佩珲以系琅珅。和和乎,合合乎,洋洋乎,煜煜乎!延周风之正兮,诠礼仪之真。

    休哉!止哉!美哉!至哉!沴去而嫽兮,圹圻无罹。挚动上皇兮,风调日熙;性秉劬廑兮,雨顺禾穊。烝民之劳不止兮,胡止于小康?和合而能谐兮,辑让莫之伤。旌行之于大道兮,与日月同光;贤能萃集并举兮,遑论诸短长。是故家兴民睦,干群一体,党政深孚民望,无复道哉!

    幸之也哉!居于斯乡。观风云邈幻兮,怡然得之于心;拂徐塌垢尘兮,怃然张之于庭。独慨然以对秋风兮,浩歌出乎珉玭;歌骚赋以应鬼神兮,陆贾僭称笔病。滂滂横肆古今兮,唯行吟之于江滨;汤汤贯通经史兮,洎断章无复嘉铭。

    噫乎哉!微斯乡,吾何以归?

◆【孙氏家乘】◎孙天浩 撰文 / 赋帝 辑审

    学不可已,止则自愚。质劣笃学,犹可自明。

    知己知人,明天明地。虽学无益,孰谓其亡?

    言谨行恭,孝悌有形。老莱童心,闵骞号贤。

    上事父母,范必下垂。天暮之年,惠及斯身。

    嗟食不食,非财不取。福不及祸,咎取无悔。

    穷善其身,独能傲世。息心养性,廉能见本。

    勤能补拙,俭以养德。百川有尽,瓢饮能存。

    物尽其用,使用无废。俭以持家,百事可基。

    满腹不倾,点水不纹。言卑形微,大智若愚。

    知为不知,内秀外拙。谦谦君子,德绍上古。

    见利不争,见名不夺。让人不失,争夺无得。

    利弊互依,有得有失。退避三舍,无得无失。

    脆竹易折,柔丝难断。恶语伤人,良言暖心。

    温文尔雅,气质可鉴。呐言慎行,祸不及身。

    国治得安,家治能传。欲以治人,务先治己。

    上行下效,治得其所。虽治无足,百难可克。

    内交以和,外交须善。上下和一,乃兴乃隆。

    善交可师,恶交必堕。高山流水,交淡情深。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okpcx@163.com  投稿邮箱2:lcfw8888@163.com  短信手机:13485881066

    QQ1:1613619349   QQ2:364235722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华辞赋网◆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报◆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电话:13485881099 互动QQ:1613619349 微信号:zf88fz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 工信部备案号:皖ICP备08001807 备案时间:2008.1.8. 公安备案号:34082702340892 备案时间:2016.8.9. 中华辞赋网创建于2005.1.1. 中华新辞赋创作运动由是嚆矢 发起人:赋孤子 孙继纲 谭杰 周晓明 黄少平等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 法律顾问:徐达全律师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