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檄祭书诔铭传 >> ◆中华辞赋网报◆【周亮工墓志铭】◎姜宸英 撰文 / 赋帝 审辑
    
最新上传文章查询视窗
▲泰安市高港区诗词楹联协会刘良鸣
▲扬子江药业集团刘良鸣介绍
▲刘良鸣《扬子江药业赋》(剽窃之文)
▲刘良鸣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王国钧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何首锋剽窃赋帝潘承祥作品
▲赋帝潘承祥《河南理工大学赋》被何首锋剽窃套改为《永州职院赋》
▶关于江苏泰安高港刘良鸣抄袭剽窃事件的严正声明(2019年·第1号)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封丘树莓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3篇)
◆【青缇湾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关于湖南永州“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教师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剪彩记】◎赋璠谢明 撰文
◆【小朱与警车】◎赋幽王树德 撰文
◆【艳梅繁花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宣汉凤凰双语学校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赋忎穆升凡研讨会发言稿】◎赋豪刘昌文 撰文
◆【登越王山记(并序)】◎赋璠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赋】◎赋豪刘昌文 撰文 / 赋帝 审辑
◆【武当山赋】◎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家燕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穆森记、良知记】◎赋幽王树德 撰文 / 赋帝 审辑
◆【李树革记、阜新万人坑铭、细河赋、彰武县赋】◎赋阜张铁钧 撰文
◆【赋斧何朝东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国名茶赋】◎赋斧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秋之赋】◎赋浩王振泽 撰文 / 赋帝 审辑
◆【革命老区赋】◎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含作者最新介绍)
◆【汇缘谷铭·祝赋帝潘君早日康复】◎赋阜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一代赋帝吉祥赞、沿滩赋、中秋祭祀赋、民俗赋、春赋】◎何朝东 撰文(5篇)
◆【融源细河铭】◎张铁钧 撰文 / 赋帝 审辑
◆【盆景赋】◎毛兴凯 撰文 / 赋帝 审辑
◆【宏仁医院赋、西来寺赋、南川法院赋】◎张建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4篇)
◆【四大娘宣传十九大】◎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书法大师啸鸣先生赋】◎谢明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论旧体诗词的改革及新体诗词框架构想 / 刘昌文
◆【宑底游览记】◎赋叟常长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赋副主席何朝东创作的《磨子井传奇》 获首届全国大学生剧本大赛银奖
◆祝贺中赋副主席冷为峰《日照林水会战赋》荣获一等奖项并在电视台播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赋帝

◆主席——赋帝雷池龙
◆主席——赋帝雷池龙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9040
   ○- 今日访问:14371
   ○- 本周访问:112379
   ○- 本月访问:387404
   ○- 访问总数:55996200
  双击自动滚屏  
◆中华辞赋网报◆【周亮工墓志铭】◎姜宸英 撰文 / 赋帝 审辑

发表日期:2015年12月17日  出处:中赋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帝 审 赋姑 上传  作者:姜宸英 撰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775 次

江南布政使右参议前户部右侍郎栎园周公墓志铭

    故江南布政使司右参议右侍郎栎园周公卒于江宁之里第,逾年,嗣子在浚撰次行事,嘱某铭其幽。某谢不敏,则曰:“子无辞,先君之志也。”谨按狀,周氏世金陵人,始祖匡,仕宋參江西抚州军事,因家焉。其后三徙,定居栎下,至公祖赠鸿胪寺序班廷槐游大梁而乐之,因占籍开封,遂为开封人焉。鸿胪生子文炜,即公父,国子监生,任诸暨薄,能不卑其秩,数以事与令抗,德施于民,然终以不合解去。公年弱冠即挺拔,所交多海内知名士。其天性傥荡不羁,饮酒歌诗,意豁如也。庚辰成进士,授潍令。是时山左蹂躏,所望无坚城,潍被困久,公以一书生乘障,亲集镞其身,城以不陷。事闻,会征天下廉卓,行取授浙江道监察御史。未几京师破。乙酉诏起公,以御史招抚两淮,寻改两淮盐法道,升海防兵备道,迁福建按察使,逾年升布政司右布政,寻转左,首尾在闽八年。其以按察驻节邵武也,邵武在万山中,啸聚弥山谷,城外烽火烛天,公权宜治军事,募敢死士日开门转战溪谷间,多所擒获,夜则独坐谯楼上,仰天长啸,赋诗高咏,卫士击刁斗声中夜与相闻。事少间,建诗话楼,祀宋严沧浪其上,召邑诸生能诗者益日与唱和,境内益安。任左布政使,厘剔宿弊,老胥束手,小民受惠,至不貲,而后谤者犹摭[1]拾不根,以相排陷。自为右藩时屡奉檄,历署建南汀南漳泉诸道,皆数反侧危地,人所顾却不敢救,独单车往来锋镝[2]中,百方经略,所至辄见纪,故自内召出境,及被弹劾还质,质竟传逮复入都,百姓皆扶老携幼,顶香迎道左,争奏酒食,劝尽觞,或闭里门、撤桥梁阻行,不得则号哭声动天,竟数百里,已乃建祠立石,俎豆[3]之。自其去淮南时已然,而莅闽最久,故民德之益深,长老相传,自来方面使臣去任,无若此者,闽诗人高兆作《四泣记》纪其事。